我明白我应该是猜对了17

互联网 0
导读:晨听完我问的话,轻轻的将头低下。看她的状态,我明白我应该是猜对了,我可以想象出,当时的巩是怎样一副可怜的嘴脸,无论是装出来的还是事实如此,有一点可以确定的就是,晨当时被深深的感动了。
晨说到这里停顿住了,她在诉说的过程中也在注视着我的表情,我一直是在冷冷的听着。
"这些事情,你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和我提起过,你认了他当你的弟弟问过我的意见吗?我们在婚前就说好的,我们互相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存在着秘密,一定要互相商榷。可你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
"我…..我怕你会否定我的做法,我了解你的性格。怕你会产生不好的心理,会开除他或者不让他在做这项工作。那样,对他太残忍了。而且,我开始也认为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认一个你我都欣赏的心腹人做弟弟,本来也没什么。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
"这件事情没有其它人知道吗?"
"娟她们知道,华(晨在上海的一个当年的同学,俩人多年以来还保持着联系,是晨要好的朋友)也知道。"
"她们是什么看法?"
"娟开始也是提醒我不能过份相信一个外人,但后来接触几次,她们也认为他挺好的。华和我一样,觉得认一个弟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我们的父母呢?他们知道吗?"
"不知道我觉得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口头上那样一说,又没送他什么,没有必要。而且,他在别人面前从来都是对我很恭敬的。还是叫我李经理,或者嫂夫人。"
"当你对他的感觉起了变化,也就是说对他产生了依赖以后,你还和娟她们交流过吗?"
"没有,这只是我当时一种潜意识的感觉,我认为很正常。因为谁都会对一个工作能力出色的下属有一种依赖感,认为他可以替自已分担很多的工作。"
"你对他只是这种分担工作的依赖吗?"
"开始时侯我觉得是,后来我就有些说不清的感觉。我虽然很同情他们这些从小就生活困难的人,遇见我就很想帮助。但我并不了解这些人,有一次,巩请几个人在我们那里吃饭,他们有两个和巩是同乡,在建筑公司当一个小头目,对公司可以有些作用。那天正好看见就和他们聊了一会儿,我一直对他们这种人有些好奇。他们的出身都和巩差不多,如今在北京也算是立住了足,这些人外表看起来很粗鲁,不拘小节。但和他们聊了一会儿,我发现他们的话语虽然有些粗俗,但句句话都很实在,不像我们接触的那些所谓高级人物,虽能说会道,但是太虚伪了,而且自已说话也要注意,怕哪句话说错,就会得罪人,觉得接触起起来一点都不轻松。但是和这些人聊天,根本不必虚情假意,也不必害怕自已有失口的地方会得罪人。所以觉得很轻松。当走进这种人的世界时,我才发现,他和我们并没有什么差距,只不过是命运对待每一个都是不一样的,才产生了这种差距。和巩聊天也是这样,所以有时候就会想和他聊一会儿天。"
我从晨的话语里了解到了晨的心态是如何发生了变化,那种轻松让她产生了依赖,是,的确她和我生活在一起,接触到的大多数人都会有很虚伪的一面,这不用说是她,连我在这种环境里和人相处,有时都会觉得很累,说话要字字留意,生怕出言不甚就会得罪人。这种轻松可能是对于好多人来说可能都是一种奢望,现在都市人的生活之所以觉得压力很大,生活的很累。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人都失去了一种信任,每天不光要忙着工作,还要忙着去和别人勾心斗角,这样怎么会轻松呢。
"接着说吧,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发展到今天这一步的?"
晨现在的情绪已经稳定了,她沉默了一会儿,继续
"他总是会奉承我,说我如何如何漂亮,其实我也知道他是在奉承,但是觉得他说的很到位,不是那种油腔滑调的感觉。其实哪个女人都喜欢别人说自已年轻,漂亮,我也不例外。有时我带着楚楚去玩,他会逗楚楚,可有时也会把楚楚逗急,楚楚就让我打他。开始,打他就跑了,楚楚看着会高兴。但是有一次,楚楚和他闹着玩,他说‘你再欺负我,我打你妈妈去’说完真的打了我一下。后来,他又开了好几次这种玩笑,我其实也觉得有些不太好,但看他好像根本没有把这当回事,觉得自已可能是太封建了,所以也没有说什么。
"你那时就喜欢上他了是吗?"
晨好长时间没有说话,好像在想什么
"我说的对吗?"
"我也知道那时是一种什么感觉。说不上是那种男女之间的喜欢。只是….觉得和他在一起时,很放松,应该说是很喜欢那种感觉。"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