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废事干什么,告诉他们你不就知道了5

作者: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我和晨结婚以来,很少吵架,我们有了矛盾都是互相的牵就,所以夫妻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很合谐的。但不得不承认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一直很爱她,她还爱不爱我,我不清楚了,但我对她是一直很坚定的。今晚冷漠的语气并不是我故意的,我的心情让我无法再热情。晨从小是在娇生惯养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父母都视她为掌上明珠。
当我到达深圳的时侯已经是深夜了,刚打开手机,就有一条短信过来,是妻子发来的"你走怎么也不和我打声招呼呀,看到了快给我回电话!"看完我删掉了短信,走出机场大厅。我没有让别人来接我,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奔目的地,在我刚座上车以后手机响了,是妻子打来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了接听
"喂" 我的语气很冷漠
"你怎么又回去了?而且还不和我说一声!"
"那边有急事,我和爸爸说了,他们不是告诉你了吗。"
"那你也应该打个电话和我说一声呀,能和他们说就不能和我说?"
"那么废事干什么,告诉他们你不就知道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回来没和我待十分钟就找小薛去了,然后连家也没回直接又回去了,走了也连个电话都不打。"
"我都忙乱了,没想那么多,先别发牢骚了,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怎么是发牢骚,刚回来就走,你还有道理了?"
"行了,那现在也没办法,等我回去再说吧。"
"你什么时侯回来 ?"
"怎么也要半个月。"
"又那么长时间。"
"没办法,事情太多,你在家就多照顾一下爸妈他们和楚楚吧。"
"好吧,回来之前一定给我打个电话,好派巩去接你。你在那边多注意,别喝太多酒。………."
"嗯,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先这样吧,我先挂了。"
"好吧"
我和晨结婚以来,很少吵架,我们有了矛盾都是互相的牵就,所以夫妻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很合谐的。但不得不承认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一直很爱她,她还爱不爱我,我不清楚了,但我对她是一直很坚定的。今晚冷漠的语气并不是我故意的,我的心情让我无法再热情。晨从小是在娇生惯养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父母都视她为掌上明珠和我结婚以后,也许是我们感情好的缘故,她在各方面都很少有一个大小姐的脾气,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是出乎我意料的,无论是对楚楚还是对我还有对我的父母都是一个合格的角色,可以说是温柔体贴。但是面对下属的时侯,她却很严厉,发脾气的时侯都特别怕她。记得那时巩刚刚成为我的司机一次接楚楚时,不小心磕到她一下,其实什么事都没有,但晨却不依不饶,狠狠的训斥了巩一番。巩那次被骂的差点掉眼泪,当时的她和做为家中的妻子,母亲时的角色 相比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今晚可能是我的冷漠让她也极不开心,所以后来她也很冷漠的挂断了我的电话,要是平时,她在挂电话之前都是会有一番"要求"的,但今天没有。
深圳这边的事情,问题不大,仅仅两天的时间就全部处理完了,这两天所有的宴请我全部以身体不适为由推托了,我怕我的坏心情会影响到大家的情绪。晚上一个人静静的待在宾馆,一根接一根的吸着香烟,我在这两天,光每个晚上就要吸掉二包烟,躺在床上也根本睡不着,我知道当我回到北京时,就要面对这件事了,我该如何处理呢,头脑一片茫然。我没有想到,在我风调雨顺的时侯,竟然会在内部出现问题。我一直在回想着我和晨从相识,到相爱,再到走进婚姻,组建家庭的往事。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任何事,任何人都不可靠,但唯有我的妻子是我最最信赖的,我可以防备任何人,但根本没有必要对她做一点的防备。在我刚创业时,晨就是我最大的精神依赖,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最坏最坏也就是失败,但我还有这个幸福的家庭,她是我最后的城堡,而且是无人可攻破的,我如果失败了,还可以撤退到这个避风的港湾里,一想到这里,我当时就什么顾忌也没有了。可能也正是这种无后顾之忧的心态,才能造就了我今天的小有成就。但没有想到,前方的城池正在被我一座接着一座的攻克时,我的后方却要沦陷了。她究竟是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依然是百思不得其解。我在不停的思索着回去以后的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第三天,我在清晨就登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在我回去之前没有和家里任何人打招呼,我觉得自已很累,想回去以后先休息一下。上午飞机到达了首都机场,我出门座上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开往昌平区。我结婚这些年,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城里,因为各方面都比较便利。在05年,我和妻子都相中了位于昌平区的碧水庄园别墅区的一套住宅,于是就买下了。但这一年我们很少有时间过去住,房子大多数时间都处于空闲状态。今天就是想去那里好好待上两天,一是想让自已清静一下,还有就是想好好考虑一下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家庭还是放在第一位的,坦白的讲,如果真的失去了晨,我都不敢想象我将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
1 2
相关热词搜索:婚姻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