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丑闻、陷阱28

互联网 0
导读:第二十八夜偶像、丑闻、陷阱
第二十八夜 偶像、丑闻陷阱
我仰躺在床上,双眼望着天花板。
良久,我终于亨受完余韵:「替我点一根烟。」
最近我学会抽烟||从地狱回来后,我这地狱使者才沾染人类恶习,但我实在需要一些东西帮助松弛神经。不过最讽刺的是,地狱细胞根本没有所谓神经,香烟的成份其实对我无效,一切只是心魔作祟,心理作用而已。
旁边的伊吹坐直身子,一手按住胸前棉被,一手从床边小几取过香烟包,抽出一根香烟放进我口中。
伊吹有一张瓜子脸、乌黑秀发和灵动的大眼睛,还有均匀的身材、出奇柔软的肌肤(接受严格训练的忍者,要保持这身肌肤还真是奇迹)。其实伊吹没有陈珂珂艳丽妩媚,她的样子虽然讨好,然而在大街上,还是轻易能够找到一百几十个差不多水准的女人。伊吹吸引人的地方,是她自然流露出来的独特气质。
算起来,周芹的质素比两人差上一大截。
伊吹没有迷失心性,她还是拥有自己||行事仍然以自己的性格和价值观作准。伊吹听从我的命令行事,是忍者必须具备的基本条件,与我的迷惑术没有直接关系。我只是把她的感情和记忆改写了少许,将我们之间的矛盾和隔阂消除而已。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主人?」伊吹不解的望着我。
「你的全名叫……」我咬住香烟,转头望着她。
「伊吹熏。」伊吹低头小声说道。
「阿熏……很动听的名字。」
「男人也有叫阿熏的。」伊吹问我:「对主人来说重要吗?」
「当然,其实我早就想问你的名字……」我笑着轻抚她的发丝:「再说,你愿意跟我睡,我感到很荣幸。」
「主人言重了,我只是工具而已。」
「工具?」我呆了一呆,摇头道:「你是指忍者的性质吗?当初你跟随我,我便告诉你不要把自己当工具。更何况你是忍者,又不是妓女。」
「对于女忍者来说没有分别,这一向是我们的工作。」
「工作?伊吹……」这次我真是彻底呆住,好一会儿才说道:「你不是第一次,难道过去你要跟那些……」
伊吹一脸漠然,似乎没有感到不妥:「我伺候过六个男人,主人是第七个。自从十三岁时跟我师父开始,我甲贺流的首领,与我们关系密切的政客,还有我效力过的两个主人……忍者为甲贺流生存,牺牲一切也在所不惜。」
我可没想到伊吹竟然……她的确活在地狱之中,我和她相比不算什么。只不过嘴里说不介意,那眼神流露出来的悲伤又是什么?为了甲贺流,甚至要用自己的身体去讨好政客?所谓人形工具,实在是令人悲伤。
尽管如此,伊吹在我眼里,仍有一层圣洁的光芒,是陈珂珂不能相比较。我问道:「妳伺候过的主人,包括黑月组组长吧?」
「我先是被派去名古屋的山田组,然后再被山田组的老大,当礼物送到黑月组工作。」伊吹点头说:「我是他们的工具,理所当然要……」
「我会消灭黑月组。」我知道这是女忍者的工作,然而我不能忍受别人欺负伊吹:「我要替你出一口气。」
我不明白……」伊吹望我说:「主人何必如此紧张?我才刚刚陪你睡了。」
伊吹不知道这话有多伤人?我失声叫道:「在你的眼中,我和他们没两样?」
「不,主人对我很好,我感受到你的尊重。不过这是女忍者的工作,主人可以随便享用我的身体。」
我以为没有迷惑伊吹,近日和她在新记忆的基础上面培养了感情,这才要求她陪我睡,没想到伊吹受忍者的价值观支配,我的说话便是绝对,她甚至没考虑过自己的喜恶。
我把香烟弄熄,从床上爬起来:「对不起,我以后不会碰你。」
伊吹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主人,这……」
「你的工作并不包括这种事情,你不是奴隶,也不是工具,所以不要叫我主人。」我穿上外衣,说:「你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的感受,如果不愿意的话……」
「我没有不愿意。」伊吹慌忙说道。
「你还是不明白?」我苦笑着摇头:「我希望你学会拒绝之后,还会愿意和我……在此之前,我不希望自己像个嫖客似的,那感觉十分难受。」
伊吹和陈珂珂不同,她赢得我的尊重,我不能侮辱一个值得尊重的人,就算我从地狱回来,要替路西法夺取这个世界,唯有这个我坚持到底。
手机铃声响起,会是谁打来呢?我有两台手机,一般人拥有本来属于杨伟的号码,周瑜和伊吹才会使用另一台手机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偶像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