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身分之夜8

互联网 0
导读:第八夜另一个身分之夜
第八夜 另一个身分之夜
我张开手脚、大字形的仰躺在草地上,感到浑身疼痛,骨头好象要散开来似的。从六楼直堕地面,巨大冲击力足以令大部分生命非死即重伤,唯独我仍然生存,而且意识清醒。
有时候我真怀疑,这样的我是否仍然能称为生命。我不为了不死身而沾沾自喜,什么地狱细胞……也许我只算是活死人或生化制成品,杨伟害怕我是理所当然。我艰难地爬起身,手脚似乎有点不灵活,但我的身体除地狱细胞再无其它组织,应该不会骨折,大概是撞击破坏地狱细胞的结构吧。
刚才掉下来时,撞断一株大树的不少树枝,把我的衣服也都勾破,手臂和头脸也擦损不少。我记得影魅说过我不会流血,伤势都是地狱细胞根据我的认知仿真出来。要是地狱细胞真的受创,使它们失去变化能力,看到的应该是蓝色浆状物。
我的意念下,虚假的伤口迅速愈合。衣服被勾破就没办法,那毕竟是真正衣裳,我早知道名牌就是不耐穿。我尝试活动手脚,看来动作比先前俐落得多:「要令我受伤还真不容易,不知道子弹能否杀死我?」
身旁传来一阵轻微但急速的喘气声,我记起伴我堕楼的还有杨伟,慌忙上前察看他的伤势。
杨伟没有立即便死,他全身多处骨折,而且有明显的内出血。没死只因并非头部着地,但观乎他出气多、入气少,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撑不了多久。
我蹲在杨伟身边,见他眼神空洞的没有焦点,俯身凑近他的耳边说道:「既然你落得如此下场,我亦前事不计。看在曾经是朋友份上,有什么遗言尽管跟我说,我会尽量帮你。」
杨伟像是听到我的话,忽然眨眨眼,散乱的目光再次聚拢。当他看见我时,我能感受到那种无比的恐惧和怨恨。如果这世界真有亡魂,经历了地狱之旅的我似乎不用怀疑,杨伟应该会便成凶恶的怨灵。
杨伟嘴唇微动似要说话,我连忙侧耳细听。杨伟气若游思的道:「你……你还没死……我不……甘心……」
我见杨伟快要死了,也不跟他计较:「想不到你会如此恨我。你好好去吧,我会照顾你的家人。」
杨伟不知哪来气力,一把揪住我的领口,咬牙切齿道:「别碰他们,我做……我做鬼也……也要回来……向你……」
最后,杨伟没有说完世界上最狠毒的说话,慢慢松开五指,终于断了气。
「说到鬼魂,对于从地狱回来的我没什么好害怕。」我站了起身,望杨伟道:「原来你的心思如此龌龊,和你做三年朋友,我完全被你蒙骗了。」
我有想过向大家报复,但不是这种结果。我带着生前没有的能力回到人世,大概可以活得比以前好。虽然要用灵魂来交换,但在路斯化没收我的灵魂前,能够「透支」各种过去没有尝试过的快乐,亦算是有赚了。
原来仇恨之火一经点燃,不烧至灰烬绝不会自行熄灭。我自以为能够释怀,回来八十八中学只为知道真相,然后安心重过正常生活。其实是仇恨心作祟,要我来到这里感受被杀的怨恨。当我见到杨伟,听他说出那些人神共愤的说话,再也不能自拔。
杨伟是第一个。没错,他只是第一个。
我从杨伟口中得知内情,对牵涉其中的同学产生前所未有的厌恶。原本我只想得到大家的尊重和喜爱,不再被忽视,替自己的中学生活作一个完美的结束,然后开始我的新生活。但是现在,我好想让每一个人为自己所做的事而后悔。
我是个好人,不愿杀死认识数年的同学,但至少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我才能真正的舒一口气。
为了自己,我应该摆脱过去的枷锁,在别的地方用别的身分重生,而不是在这里徘徊不去。尽管杨伟的确罪有应得死有余辜。可是我若能怀有宽恕之心,不一定要他付出代价,以致最终害人害己。
可惜我无法办到。我不是神,我从地狱回来再次重生,并非神的恩赐,而是用魔鬼交易换取的机会。除了杨伟,还有许多曾经亏待我的人,我能就此作罢吗?仇恨太过可怕,它会毁灭一切,甚至自己亦无可避免。但是,我和其它人一样,就算明知道引火自焚,仍然一意孤行。
我想得太多,应该先解决面前的难题︱︱杨伟死了,我要如何处理和善后?
抬头望向六楼,洗手间的窗门仍然打开,没有任何动静,看来并未惊动旁人。至于这里是校舍后面,平日已是人迹罕至,周末更连鬼影也不一个。种种因素让我立即否决逃离现场的想法。
1 2 3 4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