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之夜3

互联网 0
导读:第三夜复活之夜
第三夜 复活之夜
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梦与现实的交错,最容易让人迷失其中,至少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我在什么地方?不,应该问……我到底是谁?
努力回想的同时,以往经历犹如电光幻影,飞快地掠过眼前。留下一圈一圈光晕,除此之外再无其它。人最宝贵的财产就是记忆,无论何事何物,过去了就不会留下什么东西,只有回忆长埋于心底。偶尔细味一番,那便是曾经存在的痕迹。
我睁开双眼,那些画面陡然消失,取而代之是一片漆黑。我仍旧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但听耳边传来淙淙水声,也许是躺在什么河流还是小溪边吧?
我挣扎着用手肘支起上半身,努力让眼睛适应四周的光亮。当我伸出右手想要摸索附近的环境时,一下子拍到水面,响起水声之余亦溅起老高的水花,把我吓了一跳。我俯身到水边,凭头顶微弱亮光,隐约能够看见水中的倒影。
在水面荡漾的面容是我所熟悉的,虽然平凡点,但是我字认为应该不会惹人讨厌。世事不尽如人意,最后没人喜欢我也是没办法的事。想到这里,我记起我是谁。
我叫做傅文肇,是一个平凡的高中生。
提及「平凡」两个字,我可不是随便说说。从我出生开始,过去十七、八年里,我甚至没有一件值得记念和怀念的事情。无论在哪个角落,我只是一个可有可无跑龙套的角色
,没有对白也没有戏分,当然不会有射灯照亮我的周身。曾经听人家说过,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出戏,而自己就是主角。如果这是事实,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一出怎样的戏。还是,在我的戏里,主角也不是我?
一片空白的过去不算过去,记忆就是财产的话,我一无所有。
每天醒来,想起等待我的又是淡而无味、平平无奇的日子,我的心情便会变得沉重。即使在强调群体生活的学校里,我也是个局外人,唯一肯和我说话的便是杨伟。
所以,我选择再次回来。
我已经想起今天发生的全部事情,包括小腹被利刃刺入的剧痛,以及我死后所听到的冷言冷语,还有在地狱里和路斯化的交易。
我回来了,用灵魂换取的魔鬼交易让我回到人世。我稀里胡涂的出卖灵魂,因为路斯化认定我是奸恶之徒。对此我不敢苟同,但有一点路斯化没有说错,我的确很不甘心。面对不公平的对待,无论为什么原因而忍耐,谁会心甘情愿?不相信神的我在苦苦支撑,没有期望会得到好报。只不过最后落得被人杀死的下场,还要到地狱受苦,这种结局我接受不了。
以前的我害怕死亡,但那不过是害怕痛楚的延续。对于我来说,死了并不可惜,因为「生无可恋」这四个字,用来形容我的人生实在是非常贴切。没有放不下舍不得的事情,也就不值得留恋。
我答应路斯化的提议,不等于就相信他。我并不愚蠢,除那些事先张扬的「不平等条约」,我隐隐觉得有许多圈套和陷阱在等着我踩进去。可惜我没有机会追问路斯化︱︱不知怎么就突然失去意识,眨眼间已离开地狱,在这里苏醒过来。
「这是什么地方?」我跌跌撞撞的爬起身,伸手扶住墙壁,湿湿漉漉全是水。借着微弱的光线打量四周,我似乎身处什么管道之中,脚边不断有水流过,看来竟是一条沟渠︱︱所有大城市地下皆有的巨大排水渠。
管壁上有各种喉管和电线,不远处有一把梯子直通管道顶部的圆洞,光线便从那个圆洞中射入。我走到圆洞下面抬头察看,发觉那是一条十米长的垂直信道,最顶端放了能够让雨水流进管道的渠盖。从渠盖细孔里透进来的日光,说明现在仍是大白天。
附近传来老鼠叫声,吓得我毛管直竖,二话不说便抓着梯子向上爬。当我抬起渠盖的时候,附近正好没有人。
我爬出地面,然后把渠盖放好。旁边是一个草坪,远处有一个华丽的喷泉。那个喷泉中间的女神雕像是本市地标,就像告诉所有人这里便是中央公园。
H市,一个人口接近一千万的大城市,表面看来繁荣富庶,不过于我这种普通青少年而言,没有太大意义。不管经济好坏,日子还是这样过,零用总是够吃不够用,我仍是一千万人里,其中一个最不显眼的人。
然而所有痛苦到今天为止,我决不重蹈往日的覆辙。
地狱里,我没有拒绝的理由,一口答应路斯化的魔鬼交易。尽管当时没想清楚我到底有什么愿望,不过我还是提出一个令见尽各种坏人的路斯化也为之惊叹的要求。
嘿!就算魔鬼说我贪婪、龌龊,大概也不值得我骄傲吧。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