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在沦落(一)--散文连载

互联网 0
导读: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作者:十年砍柴 本名李勇,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湖南省新邵县一个山村。作家、知名网友。一、友爷爷一家人回到家里,已是傍晚。兄弟三个,我回家得最早,哥哥和弟弟还在路上。过两天是母亲的六十大寿,只有这样的日子,她的三个
目录
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

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

作者:十年砍柴 本名李勇,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湖南省新邵县一个山村。作家、知名网友

一、友爷爷一家人

回到家里,已是傍晚。兄弟三个,我回家得最早,哥哥和弟弟还在路上。过两天是母亲的六十大寿,只有这样的日子,她的三个儿子才可能从不同的省市回家相聚。 
山村的夜来得格外早,晚饭毕,四处已是寂静无声,乡亲们早早地拉灯睡觉了,偶尔有几家,守着电视,却把音量调到最小。 
一天前我还在繁华的京城,此时京城的夜生活还刚刚开始,满街的灯光像一条河流动着,而在雪峰山余脉的几个山包环抱的皱褶里,我生长的村庄——鹅梨坳村,正死一般的沉寂。 
我记忆中的山村不是这样的。少年时村里还没有电灯,我和几位同辈兄弟要么正在煤油灯下争论着习题,或者拿腔拿调地读着课文;要么刚刚从水库里洗完澡,唱着“海鸥、海鸥,我们的朋友,你是我们的好朋友”,想象着大海是个什么样子,因为村里没有一个人见过大海;要么就是在门口的大泡桐树下乘凉,听友爷爷讲古。那时候的村庄是喧闹的,是生气勃勃的。 
父亲说,村里没有年轻人,只有一帮老人和妇女,许多细伢妹也跟着打工的父母进城了。村里没有人气了,老人们在一起闲聊时,话题就是谁的孩子打工打的好,寄回来的钱多一些。母亲说,作田不划算,养猪也不划算,每家也就养一两头猪,过年时杀了熏腊肉用。村里人平时吃肉也从集镇上买。一段日子里,哪个老倌隔三叉五,红光满面地走在村前的石板路上,扁担的一头是一胶壶的米酒,一头是一块猪肉,那么大家知道他的崽女在外面,打工打得不错。 
临睡觉的时候,一个小伙子来看我,非常有教养地喊我:“哥哥”,不是母亲介绍他是堂伢子,我认不出这个曾经抱过、哄过的小弟弟。我不见他快十年了,每次匆匆回来,他要么在读书,要么在外地打工。今年他下广东,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只好回家,等着明年开春再出去。他说:“工越来越难找了,这次出去白白地送了盘费钱。” 
寒暄了几句,他走了,母亲叹息说:这是个好伢崽,长得标致,人聪明,又懂事,可惜他娘死得早。 
我想起了堂伢今年整整二十岁,他的出生时间我记得清清楚楚。那时他的父亲在十里外的煤矿做合同工,家里比较殷实,他的母亲高挑白净,算是乡里的美女。他是头生子,他父亲自然欣喜若狂,打三朝那天大办宴席,晚上还请公社电影队放了两部片子,一部是《月亮湾的笑声》,一部是《花为媒》。也就是在那天晚上电影散场后不久,我爷爷去世了。因此,堂伢多大,我爷爷也就死了多少年。 
堂伢一天天长大,他家是离我家最近的邻居,他的母亲立婶子与我母亲很要好。我每每放学回来后,喜欢带他玩。他长得粉雕玉琢,一张嘴甜得不得了,两三岁时就会乖巧地对我说哥哥带我去哪里哪里玩,哥哥给我摘个桃子吃等等。 
后来,他的弟弟出生了,他父亲被煤矿辞了工,母亲得了肺病,家境便很快败落了。他母亲死的时候,我正念高一。暑期的一个晚上,他父亲立叔叔突然在家里大喊:“来嫂,我老婆不行了。”做赤脚医生的母亲胆子特别大,跑到立婶子床前,看到她只有出气没有吸气,知道不行了,吩咐立刻准备后事。母亲说,立婶子临死前直直地看着他的丈夫,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家都知道她在担心自己的三个孩子。那时堂伢5岁,他大弟弟梅伢3岁,小弟弟出生不到半岁,名字都没有起好,后来小弟弟送给了别人。 
两年前我回家时,碰到堂伢的祖父友爷爷,我问堂伢读高几了?友爷爷说,他考高中差了2分,要多交1000元钱才能上学。家里哪有这些钱,只好让他出去打工了。 
送走了堂伢,我便顺便问起了友爷爷父亲说:友爷爷去年冬天走了,刚过完80岁的大寿。不但他走了,他的三儿子美叔叔也突然去世了。 
爷爷和友爷爷年轻时很不对付,经常吵架,但不妨碍他喜欢我,他常有些羡慕地对我父亲夸赞我:“这伢老少合三辈,会有出息,”意思是我不但和同龄孩子能打成一片,和自己的叔叔辈、爷爷那些成年人都相处得很好。他喜欢我大概是包括他孙子孙女在内的孩子,没有谁愿意听他讲那些没完没了的陈芝麻烂谷子,而我正相反,特别愿意缠着他讲古。讲这个村庄的来历,前面这条石板路哪年修成的,以及他上贵州做石匠遇到的种种江湖上的有趣事。他识得些字,能自己写信,手艺也不错,在他那一辈人中间,算是见多识广的。 
1 2 3 4 5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