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与老公有奸情

互联网 0
导读:我是农村出来的苦孩子,特别能吃苦,把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老太太大、小便失禁,一会儿就把衣裤弄脏了,我不厌其烦地替她擦身子,清洗衣服、床单,一匙一匙地喂她吃饭。陈村对我的工作很满意,多次感叹地说:“你真是一位善良的好姑娘!”
    
    
    我知道陈村喜欢孩子,没有孩子的现实成为他心中永远的痛。
     
     
    陈村开始很晚才回家,我们开始有了争吵。此后,大吵大闹这一幕经常在我和陈村之间上演。
    
    
    丈夫与妹妹成了情人
    
    
    陈村的应酬越来越多,有时甚至两三天不回家,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事。
    
    
    我担心丈夫有了别的女人,便对妹妹说:“汪染,你给我注意一下陈村平时都和哪些女人来往,发现了什么情况要立即告诉我。”
    
    
    汪染说:“姐,你多心了,姐夫为人正派得很。他不能及时回家是谈业务去了。现在生意很难做。”听了妹妹的这番话,我紧绷的神经才稍微松弛了下来。
    
    1999年11月的一天,汪染到我家里来玩。我正在厨房里忙着,陈村和汪染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当我走出厨房时,看见汪染正从陈村身边移开,神色慌乱,脸蛋红红的。吃饭时,汪染神色也极不自然,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丝不祥的预感顿时袭上我的心头……
    
    
    我做梦也没想到,我时刻提防着别的女人,而自己的亲妹妹才是破坏我家庭的“第三者”。我默默地坐在漆黑的客厅里,独自流泪到天明……
    
    
    第二天上午,陈村回来了,我哭喊道:“陈村,你这个畜生,你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汪染身上!”
    
    
    陈村一把抱紧我,泪流满面地说:“汪依,我想孩子都快想疯了。汪染能给我生孩子。你不要怪她,这一切都是我主动的。我要让她生个孩子,然后我们3个人一起过。”
    
    
    我一把推开他,愤怒地说:“陈村,你想过没有,那样我将处于怎样一个尴尬的境地?别人会怎么看我?我们还怎么在世上做人?”
    
    
    陈村固执地说:“我不管,反正我要你,汪染和孩子我也要。没有你我会死,没有汪染我会发疯!”我大声说:“你想得美,做梦去吧!”说完,我哭着冲出了家门。
    
    
    我跌跌撞撞地跑到父母那里,向他们哭诉了所发生的一切。
    
    
    父母义愤填膺,大骂陈村和汪染不是东西,说要给汪染一点颜色瞧瞧。傍晚,汪染回来了,父亲不由分说,扬手就给了她两个耳光,喝斥道:“你给我跪下!”
    
    
    汪染跪在地上,痛哭道:“姐姐,我不是人!我对不起你!”边哭边抽打着自己的脸。我冷冷地说:“赶快离开北京。”汪染哭着点点头。
    
    
    当晚,我回到家里,陈村可怜兮兮地对我说:“汪依,你别逼汪染了!”
    
    
    我平心静气地说:“陈村,我们抱养一个孩子吧!”
    
    
    陈村摇了摇头:“我要让汪染生下孩子!她都怀孕4个月了。”
    
    
    我忍无可忍,狠狠地扇了陈村一个耳光,他哭了:“打吧,打死我吧!免得让别人骂我是一只不中用的‘阉公鸡’,连孩子都不会生!”
    
    
    我抱紧陈村大哭不止:“陈村,我爱你,不愿别的女人和我共同分享你。”
    
    
    第二天上午,我来到父母那里,准备带汪染去医院做人流,但汪染上班去了。我质问父母:“说好一起去医院的,她怎么走了?”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