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阿月和他的两个"老公"

互联网 0
导读:    (一)        1月18日下午,我从外面“企街”归来,发现我住房对面走廊的尽头晒满了各类衣物,有高领毛衣、女式休闲裤和一大堆女性内衣裤等。
    “走!”阿艳说,“一同去找阿月去,要不然,将来就惨了!”
    
    阿艳领着我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到了邻村的一幢六层楼的底层,按了按一楼的对讲机,将阿月喊了出来。
    
    阿月穿着一件高套头毛衣,长发一直拖到身后。她长得很古典,就像是从一本古籍书中走出来的宫女。听说男人在原来住的地方纠缠,她就急得哭起来。
    
    “哭什么哭?哭有什么用?”阿艳拉住阿月说,“你倒是想想办法呀!”
    “我有什么办法?”阿月边哭边说,“我没有办法啊!我不能破坏现在的生活呀!香港佬每个月给我4000元,我要租房子花1000元,剩下3000元要寄给我母亲1000元,寄给他1000元,每个月只剩1000元,我还要花销的啊!我给他搜刮了几次,基本上已经刮空了。现在,这里还有500元,你们帮我拿着。他再来,就每次给他100元,千万不能多给,好不好?”
    
    “哎哟,我才没有那么多闲工夫。万一给完了,他又纠缠我们怎么办?”阿艳有些不高兴,脸就拉了下来。
    
    “算啦!”我将阿月的钱拿过来,交给阿艳说,“都是好朋友,有难大家帮嘛,这钱你先拿着。”
    
    第二天上午,9点钟还不到,阿艳家响起急促而令人生厌的敲门声。
    
    “敲什么敲?敲你个头,别人还睡不睡了!”阿艳每晚都睡得晚,一般中午12时才起床。谁早上叫醒她,她都会跟人发脾气。她打开门,一看是阿月丈夫,转身又“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咚,咚,咚……”这回,他干脆来敲我的门,我只好将门打开。可能是听见我开了门吧,那边阿艳也将门打开来看看动静。
    
    “你们去告诉那个死人,小华得了盲肠炎,正在皇岗医院住院,昨晚她折腾了一个晚上,医生说是急性盲肠炎……”河南男人真的有些急了,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
    
    我看着阿艳,阿艳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说:“我才不信呢,你就会来这一套,谁知道孩子的病是不是真的,还是你想再骗钱去赌?”
    
    “这回这回是真的……”男人拿出一个医院的急诊本,让我看了一看。他女儿的确是昨夜凌晨入的医院,上面还有一大堆药品的名称。“小华昨晚在留观室待了一个晚上,好不容易睡了。我叫一个老乡看住她,自己出来找那个死人。我孩子要是死了,我跟她没完。”
    
    阿艳见我点点头,赶紧掏出昨晚阿月给的500元钱转给他:“这钱是阿月留下来的,只有这么多了,你不要再去找她,她也活得很艰难。”
    
    “那我女儿怎么办?再说这500元,也不够住院哪!”
    
    阿艳想了想,回到房间拿出100元给男人:“你拿去赶紧救救孩子吧,你要少赌一点,孩子怎么也不会闹到这一步!”
    
    我也从身上摸出200元,递给这个令人生厌的男人。男人马上哈腰点头,一溜烟小跑,即刻就从我们眼前消失了。
    
    阿艳也睡不成觉了,准备洗漱,叫我给阿月打电话,赶紧想对策。我用手机拨通了阿月的手机,阿月一听说女儿得了盲肠炎,就在电话那头哭起来。她说:“我根本不敢见他,怕他再把我的生活给毁了。假如被香港发现了,我怎么办?我妈住院还要钱哪!老罗要是不养我们,我全家都完了……现在女儿这个样子,你们两个能不能代我养一段时间……”
    
    我捂住话筒,将阿月叫我们代养小华一事告诉阿艳,阿艳摇摇头说:“你告诉她,这不可能。阿月疯了,我怎么有时间帮她养女儿?”
    
    我们拒绝了阿月。阿月想了想说:“女儿都病成这样了,我一定要到医院去看看。”
    
    “你不怕他看见你,再纠缠你吗?”
    
    “那有什么办法啊!”阿月已经无路可走了。
    
    关掉手机后,独自坐在灯光下,阿月婚姻契约中的法定丈夫河南男人,与包养她的“婚外婚”的港人老罗,还有阿月,这三者之间的关系,以及阿月身后的母亲及其女儿小华组成的社会、婚姻、家庭的网,牢牢地把我罩住,我竟然分不清东西南北上下左右了。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