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的痛苦,我就是忘不了他

0
导读:  林松老师你好:  我的男友李晓多是我上大二那年去逝的,死于一次意外的车祸。我们曾那么相爱,所以后来的五年里,我变得非常自闭,学习工作以外的所有时间都用来思念他、为他写日记、去我们曾玩过的每一个角落,重温相拥的甜蜜气息,人很颓废。后来亲友都
  林松老师你好:
  我的男友李晓多是我上大二那年去逝的,死于一次意外的车祸。我们曾那么相爱,所以后来的五年里,我变得非常自闭,学习工作以外的所有时间都用来思念他、为他写日记、去我们曾玩过的每一个角落,重温相拥的甜蜜气息,人很颓废。后来亲友都急着给我介绍对象:“赶紧结婚生孩子吧,你好好活着,就是在帮晓多延长生命。”
  就这样,我认识了阎刚。他是我舅舅单位的研究生,无论外表还是品性都出类拔萃。阎刚父母很早就离异了,他说:“家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一旦爱上谁,就一定要把她娶回家好好过日子。”这话让我非常感动。而他也用行动表达着对我的宠爱,我们恋爱不到半年,他就把工资一分为二,一半交父母另一半存卡里给我:“买东西就用它吧。”
  其实我在一家投资银行做财务,收入不菲,但我还是很享受在男人这棵大树下乘凉的安稳感觉。我接受了他的感情,不久两人就搬到一起住了,我给他洗衣服,而他教我做饭、钉窗帘、通下水道,让我有了做一个贤妻良母的资本。
  父母催我:“阎刚人不错,如果你们感情稳定就结婚吧。”而阎刚也早已把我当未婚妻看待,带我去见他的亲戚们,参加朋友的新房,为结婚做准备。在他厚实的爱情里,我真的很满足,心想这辈子就这样了吧。只是一个人独处时,我仍会发呆,心底似乎还有一股暗流在涌动。那是晓多带给我的初恋不可磨灭的印记。
  一天,阎刚带我逛家具城,本来我心情挺好的,可当抚摸那些流光溢彩的家具时,我的心忽的就沉入谷底。我想到了晓多,因为在他去逝后的那段日子,我曾反复摩挲过他那只精巧的骨灰盒,那些木质纹理和眼前的家具一样有质感。这让我陷入一种空前的感伤中。而晓多的话也从记忆深处飘了出来:“璐,如果有一天你的丈夫不是我,请你在结婚那天,在心里默默告诉我,即使在天堂,我也想知道你是幸福的。”
  那天,没让阎刚看到,我是流着泪走出家具城的,心里好像有根丝在一抽一扯的。当晚,我又翻出给晓多写过的日记,回忆像海啸般涌来。啊,冬至那天,如果不是我太任性,撕了他和女同学的合影,他也不会深夜负气出走。后来知道我很难过,他又返回来安慰我。可他眼睛近视,我曾看见他生气时横穿马路不管不顾飞驰的车辆。而那天,他犯了同样的毛病……结果在离我校两站地的十字路口,我们就阴阳相隔了。
  一想起这些,我的眼水就止不住。本以为在阎刚热烈的情感里,我对晓多早已麻木了,可谁知他一直那么固执地盘倨在我心底,我对他的感情依旧,负疚感从未减轻。
  就是从这时起,我突然觉得去和另一个男人结婚,是多么不现实啊。晓多的死多少和我有关,我要是结婚怎么也得对他有个交待吧。如果我贸然成为别人的新娘,是不是太对不起他了?可是面对一个逝者,我怎么做才算对他有交待呢?我脑子一片混沌,不知所措。 不久,阎刚正式向我求婚了:“璐璐,我们这几天就登记吧,下个月办喜事,去哪儿度蜜月由你定。”求婚是我预料中的事,只是没想到他那么急,居然要在几周内完婚。我整个人突然就失控了,结巴地说:“再等等吧,不急,不急。”
  这之后,阎刚几乎每天都跟我谈结婚的事。他认为我们已有了肌肤之亲,感情那么好,双方家长都很满意,他又比我大8岁,婚事没理由拖太久。可我死活不答应,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往后牵拽着,无法前进一步。
  于是性格文静的阎刚激动了。那天晚上在他家,他质询我到底爱不爱他,我沉默,他说:“你既然不爱我,又何必跟我逢场作戏?”他说我要是不能说出一个令人信服的不结婚的理由,他绝不放我走。那晚上他一直在暴怒地摔书、扔光盘,我只好跟他说,我知道了他和前女友的亲密关系我不能容忍他对每个女孩都那么宠爱,我的丈夫一定只对我一人付出过真情。他非常震惊,说“你简直在无理取闹”。其实我对感情事一向看得很开,说出这样的混话来我也觉得好笑。可我就是不想结婚。
  就在我们为结婚剑拔弩张之即,单位忽然说要抽调几名员工到上海分公司培训仨月,我像在激流中抓住了一根水草,赶紧向领导申请出差,匆匆登上了飞机……
  我和阎刚开始了冷战。我发现远离阎刚后我并不很伤感,相反有了一丝解脱。而从好友那里,我得知阎刚过得很不好,洁身自好的他居然学会了抽烟、酗酒、泡吧,还当众痛哭失声。似乎我的绝决离去,比外遇给他戴绿帽子更让他痛心。他曾问身边人:“一个正经人家的女孩,把全部身心都给我了,可为什么不肯嫁给我,到底为什么?”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情感 两性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