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和旧小姨子之间的矛盾

0
导读:  1. 整个夏天,我都在为房子的事烦心,比较房子户型、比较周边配套,甚至还要考虑学区问题。两个月的时间,我就瘦了十多斤,连杨祺都有些担心了。那次他刚从海口出差归来,就来看我。他的眼神里充满爱怜,我知道他是心疼我的。然而当他抚着我有些脱形的脸庞,竟
  1. 整个夏天,我都在为房子的事烦心,比较房子户型、比较周边配套,甚至还要考虑学区问题。两个月的时间,我就瘦了十多斤,连杨祺都有些担心了。那次他刚从海口出差归来,就来看我。他的眼神里充满爱怜,我知道他是心疼我的。然而当他抚着我有些脱形的脸庞,竟说出“我看我们还是先别买房了”的话来。我很意外。
  夜深,毫无睡意,索性打开电脑回复邮件。又是一封无名来信,很明显,对方是冲着我来的。几乎每一封附件里都有杨祺与他前妻的生活照,我不是不难过,可是随着邮件的堆积,已能从容面对。这件事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起,包括杨祺。其实像杨祺这般有过去的男人,换了从前我是断不会接受的,因为我了解爱上一个有太多故事的人的痛苦。我好友就是绝佳的例子,交往期间,她男友还是对旧爱念念不忘,结果那个旧爱真的回头来找他了,于是好友就成了牺牲品。所以当介绍人坦白说出杨祺曾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时,我心里很是犹豫了一番。本来我是不想见的,但是却不过介绍人的面子和老妈的唠叨,而且介绍人说了,怕什么,又没有小孩,何况他的前妻是生病死的,一点后患都没有。 
  本质上,他是一个安静的人,很少跟人应酬。偶尔我们会逛逛街、看看电影什么的,虽然老套,却也不觉得无聊。可时间一长,我还是嫌他缺少激情。于是就找了个机会向杨祺摊牌,希望彼此别再往来。谁料他的反应异常激烈,不仅介绍人亲自登门问明原因,他自己也展开了盯人战术,时不时出现在我单位、住所的楼下,甚至还像小男生一样,给我送起了玫瑰。杨祺是在乎我的,只是不太会表达。当周边人都看好我们两个,我们的感情却在经历着微妙的考验。某一次,我无意中闯进了他的个人空间,看见了一篇悼念亡妻的文字,便不分青红皂白地将醋坛子打翻一地,甚至勒令他即刻删除。尽管我对自己的这种自私心知肚明,却没有办法控制。还有一次,我在杨祺的笔记本电脑里翻出了一张他与前妻的结婚照。此前,我从未听他提起过前妻的任何种种,老实说,我根本不想知道,最好这个人从未存在过。所以便选择了最极端也是最幼稚的方式来忽视她。我擅自删除了他与前妻的那张照片。我不知道他是几时发现的,但是大概过了一个月,杨祺才揭穿我的行为。那天,杨祺送我回家,突然天降雷雨,他便提出先到他家暂避一下。他口中的家,自然是那个他和她曾经的家,我不想去,很久以来一直都回避去。 
  2.这一晚,被雨淋得透湿的我只得接受他的提议。还好,有些东西一定是被他悉心收拾过了,我好奇地进了他的卧室,床头墙上的钉子还在,但是结婚照已经不见了。人就是这么奇怪,明明害怕看见,却又止不住地想探询。趁着他去洗澡的空当,我打开他的衣柜,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清一色男款衣服。就在即将关上橱门的那一刻,我的视线瞟到了一副烟灰色的手套。怎么这么熟悉?哦,想起来了,是那个妻织给他的。在那篇悼念亡妻的文字里,杨祺提到过:依依,我想这是你送给我的最后一件礼物了,就在上个星期的例行检查中,吴医生已经叫我做好思想准备了,你随时都有可能离开。依依,你还是那么细心,虽然生着病,还替我连冬日里的行头都打点好。依依,看着你日渐虚弱,我却无能为力,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吗……每每想起这些,我的情绪就会莫名低落,杨祺是个上进顾家的好男人,他愿意与我交往也就表明他一定会对我负责任,这些我都知道,但为什么还是这样心慌慌?是因为我太在乎他?还是因为他的情深意重?
  雨停了,我提出要回家,杨祺却说,天晚了,反正有空房间,不如今晚就睡这里。想反对但又不想让杨祺觉得自己心里还放不下一些东西,于是点头答应。夜里,睡不着,心情没来由地烦躁。于是我潜入杨祺的书房,打开他的笔记本,心里有些忐忑,生怕杨祺闯进来。我想那样的场面会相当尴尬,更确切地说,是我尴尬,自己就像贼一样偷窥着他人的隐私。 
  果然在隐藏起来的文件包里,全部塞着他前妻的东西,恋爱时期、结婚以后、生病期间……全都整齐有序地存放着。正当我对着其中一张两人的合照出神时,杨祺走了进来,那么突如其来,我完全没法应对。思量着该如何开场的时候,杨祺先开了口:“我知道,关于她,你一直想了解又怕了解,但以你的个性,你并不喜欢直截了当地问我,可是你又希望我主动告诉你……”原来他是这般了解我,但我却突然觉得自己没了秘密,恐惧异常。“够了”,我说,“根本不是你想的这样。我,我不过是睡不着,想找部电影看看。”“那你干吗删除我和我前妻的结婚照?还偷偷上网查询我的个人空间?”杨祺似是被我避重就轻的态度所激怒,单刀直入地提出了这些关键性置疑。“你怎么知道?你有什么证据?”我还在拼命抵赖。这下,杨祺更生气了,“林莫,你为什么要这样,我真是搞不懂。”“这都怪你,你要是对我好一点就不会这样了,你让我感觉不到安全感!”“怪了,倒成了我的问题,你说我究竟哪里对你不好?”“为什么还要保存你和前妻的那些东西?包括这间屋子,你知道吗?这对我不公平。杨祺,我不想活在别人的记忆里。”本来还在气头上的杨祺,忽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低下声说:“那你想怎样?告诉我。”“我不知道,别来问我。如果你有诚意跟我在一起,就拿出来给我看。”听我这么一说,杨祺不再接话,房间里重又坠入寂静。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