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姐的换妻日记

互联网 0
导读:在此之前南威曾跟我说南门外新开了一家俱乐部,还诡笑着说要带我去玩玩。我只知道这种换妻的游戏在南方比较流行,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到了我们这样的小城市。接下来我便猜想刚才南威拿着请柬时嘴角露出的那一丝冷笑,我知道他在笑什么。
写到这里,我的手有些哆嗦,不知道害怕还是紧张。我还在想接下来的细节该不该用日记的形式将它记录下来。
我看见南威很规矩地坐着,我突然觉得这样做很对不起张梅,就用眼神鼓励南威。于是南威拉着张梅去了另一间房,此时,就只剩下我和肖亮。
肖亮提议把灯灭了,我想也好,这样或许能减少视觉压力,心理的负罪感会减轻些。渐渐地,我感觉到肖亮的喘息声离我越来越近,我想逃避,但身体却身不由己地贴上去。他左手搂住我的肩,右手揽住了我的胸,我感到一阵暖流迅速袭击了我的身体。顺势便倒了下去。
其实那时我是轻松的,也许是身体的短暂快感使我有了少有的宽容与接纳,后来我们分别在两个房间做了,我想起很多年前我和肖亮有过同样的场景,那时候的我们是天真的,可这次的感觉却是陌生的,让我几乎有些伤感,可能因为不习惯或者其他原因,我的快感没有如约而至。
写到这里时我有些写不下去了,我的脑海里总是回放着那天和肖亮做爱的场景,他长驱直入时几乎将我一击即中,我甚至体验到了和丈夫无法达到的高潮,这种感觉很特别,仿佛在那一刻,我生在他的身体里一样。我想到肖亮负我的那一年,虽然表面平静,但其实内心疼痛得无以复加,而我居然和这个曾经憎恨的人交合缠绵……
我感觉到有些恶心,我希望以后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今晚南威不回来,说是社里有事需要加班。我给自己倒了一杯干红,裹了毯子陷入沙发里,我想让自己赶快昏死过去,最好永远不要醒来……
  
2003年4月27日 星期日 晴
今晚没有月光,我心静如水。屋里也没有开灯,楼门口停着一辆垃圾清理车,有清洁工人把楼门口的垃圾往车上装。我不知道南威在某一天会不会看到我写的这些日记,如果是那样他会怎么想,我不去猜测,我现在害怕猜测,害怕回忆,但有些细节想忘却也忘不掉。
那晚在我和肖亮做的过程中他一直惦念着他的张梅,甚至有一刻,他一直叫着张梅的名字。我并不在乎,把头偏向一边,报以理解似地坏笑。
后来张梅和南威完事后她跑过来看我们了,只一眼,又跑了出去。张梅出去以后就哭了,这使我想到了自己。可奇怪的是我没有一滴眼泪,甚至找不出悲伤的影子。我和南威还有肖亮都在安慰她。
她哭得很有感染力,她的眼泪使这个游戏中感情的成分加重,我觉得真实就很好,如果大家都沉醉于纯粹的身体上的快乐那会使我们觉得更悲哀,甚至我们会开始怀疑自己对待爱情的态度。
我们还有爱情吗?
女人总是有些敏感,我很怜爱她,就像怜爱自己。于是我让南威抱着她,我则在身后抱着南威,其实那一刻我也需要他,只是我没说出来而已。我头贴在他的背上,感觉他背部的温度。这个我熟悉的温暖的怀抱,我不忍离开。很长时间张梅的情绪才稳定下来,我觉得那是因为两个男人的同时安慰。
不知为什么,那一刻我居然有些嫉妒张梅。
我和张梅都认为在这场游戏里男人得到的快乐多于女人,那时我们很友好,她的笑很迷人。分别冲完澡,我们又重新坐回。大家商量着晚上怎么睡。其实在洗澡时我就对南威明确说了我不想和肖亮整个晚上都在一起。这是真的,当时并没有想到也不希望我的丈夫抱着别的女人过夜。我只是从我自身出发而强烈要求的。所以大家在讨论时都尽量遮掩自己的态度。当然,明确地表达出来肯定或多或少地伤害到某个脆弱的灵魂。我笑着说我还是不习惯和陌生人睡。如果开着灯,大家会看到我坦诚的丝毫不加掩饰的微笑。南威和肖亮其实并不很赞同我,因为他俩还在讨论。昏暗的角落里,张梅说你们决定,我随便。他们三个都这样说。
我突然有一种悲哀,情绪很低落,但又很执拗。也许他们都期待一种新的睡眠的感觉。
我还是坚持和南威睡,要不然真的不习惯。南威、肖亮都同意了。我和南威回到房间,理所当然地发生了一丝不快。我不是那种自私任性而又刁蛮的女人,我责怪南威不顾及我的感受,责怪他为什么带我到这种地方来,玩这种游戏,责怪他不疼惜我,责怪他并不如他所说的那样爱我,责怪他的种种。我打他,掐他,拧他,我让他发誓说爱我。我背过身去,双手抱肩,头发寂寞地垂在胸前,我泪流满面,鼻息沉重不堪,我觉得性使一切变得脆弱,我悲伤,我恐惧,我孤独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