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性合租的N种理由--同居,和爱情无关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春节过后是深圳例牌的租房高峰期,今年也不例外。在房屋租赁市场,异性合租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更多为一般人所接受。异性合租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合租者又该注意些什么?请看本报记者的调查--  对于深圳这个移民城市来说,租房是很多市民的居住方式,随着
  春节过后是深圳例牌的租房高峰期,今年也不例外。在房屋租赁市场,异性合租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更多为一般人所接受。异性合租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合租者又该注意些什么?请看本报记者的调查--
  对于深圳这个移民城市来说,租房是很多市民的居住方式,随着人们思想观念的日益开放,出于经济、生活等多方面的考虑,很多人开始接受异性合租这种近几年才出现的居住形式。
  很对人对异性合租这种形式充满了艳羡,其实,异性合租也有着酸甜苦辣,这只有身在其中才能够体会。
  同屋相见不相识
  陈华应该算得上是男女合租中的“典范”了,他和其他一男3女同住了一年多,竟然还不知道其中一个女性的名字。
  陈华在南山区学府路的一个小区居住,他说最初自己是想一个人租一间单身公寓,但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房子,自己看上的价钱又贵,后来,经过朋友介绍,他住进了这套4房两厅的宿舍,每个月只用交600元的房租。
  刚住进去的时候,陈华还有些别扭,感觉不太习惯:“就好像一下子没了隐私,什么个人的东西都暴露在别人面前。好在他们好像已经合租了不少日子,大家在一起都很自然,也没有刻意的关心问候什么的,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
  陈华的公司离宿舍不远,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办公室度过,宿舍基本上也就是晚上回去睡个觉,常常是他回去时,大家都睡了。即使回去得比较早,他也把自己关在那间8平方左右的小屋里,上上网、看看书、听听音乐什么的。他说:“我不太善于和人交流,更喜欢一个人独处,关上门,我就感觉是我一个人的天地了。反正只要我每个月按时交租,别人也就不会理会我做什么了。”
  陈华说,现在已经习惯了这种合租,也不想再搬出去了,“我有时想想,总比在学校住宿舍的时候强吧,起码一人有一间屋啊。以后找了女朋友再说吧。”记者问他准备用多长时间去认识剩下的那个室友,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顺其自然啊,我也不想专门去打听,反正住在同一屋檐下,总会有机会认识的。”
  像陈华这样的人应该算是“异类”了,独立得过了火,但大多数合租的男女们也确实在遵循着这样一个原则,那就是每个人都有着独立的生活空间,互不干涉。
  同居,和爱情无关
  小蔡说他一直没敢告诉父母自己和一个比自己还小的男孩子合租,她说父母肯定不会同意的。小蔡是在网上贴了帖子寻求同租,当时也没限定男女,后来一下跟了好多的帖子,经过筛选,她找到了现在这个在某外企上班的男孩子阿彪。
  搬进新家的第一件事,是两个人拟定了一个“合租约定”,上面将两个人要做的事情都明确分了工。像卫生这些轻活由女孩子全包,而例如搬东西,修电路等重活技术活就由男的负责。最重要的一条是不允许带人回来留宿,否则算是自动放弃合租,而且不退回房租。
  几个月住下来,两个人的感觉都还不错,平时常常一起聊一些时事、文学、电影什么的,有时候有空的时候,两人还在家里做一顿饭来吃———想不到,掌勺的竟然是阿彪。小蔡的一些朋友过来玩,看到阿彪以后,都半开玩笑似地劝说小蔡可以考虑一下。对此,小蔡的态度十分鲜明,“如果我当初有这样的意思,就不会和他合租了。”
  当记者问及,两人如果长期住下去,有没有可能会产生感情。小蔡说,她不相信“日久生情”这样的事,开头没有感觉,以后也就不会考虑。她说她现在和阿彪的关系就像是姐弟一样,虽然现在同住一屋,但这一切都与爱情无关。
  确实有不少像小蔡和阿彪这样的合租者,他们虽然同居,但却没有爱情,更没有性,他们不理会别人的看法,只需要自己生活得快乐。
  异性合租的尴尬
  董小姐刚刚搬出公司为员工租的宿舍,自己花钱在莲花二村租了一间房子。她说,虽然公司租的房子条件很好,但自己一个女孩子和好几个男孩住在一起很不方便。她说,男孩子大多大大咧咧,不太讲究卫生,刚开始搬进去时,自己每天回到宿舍,还要打扫卫生,后来实在不胜其烦,就只打扫自己的一间房。更麻烦的是,由于没有自己独立的洗手间和阳台,每次内衣裤都只能和其他男同事的衣服在一起晒,这样她感觉很尴尬:“就好像自己的隐私被人窥破,无处藏身一样。”此外,一些妇女用品处理起来也特别麻烦,每次都是偷偷摸摸,就像是做贼一样,更加不用说洗完澡穿着睡衣在房里大摇大摆这些旧的习惯了。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异性合 租的N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