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场如战场

互联网 0
导读:杜小彬被他们安排在临江县的文化馆做资料员,在这场百年不遇的洪水中,临江也是受灾县之一。现在洪水过去了,小宗在他老婆那儿过暑假,打个电话回来说受刘漪之托,请李然务必去临江看望杜小彬。刘漪回广州之后没给李然来过电话,但李然知道她有时给小宗打电话询问杜小彬的情况。李然也想过该给刘漪打个电话,可他一直拖着没打。
她都在想什么呢?展望婚后的第十年?李然无法理解女人,浪漫又实际的女人
当男人提到结婚有两种可能:开始性关系,或者,巩固性关系。他也许是真诚的,也许也想到了应该担负的责
任,但是,情欲总会以绝对优势压倒一切。就说李然,他这会儿哪有心思考虑婚姻生活是怎么档子事啊?当他
说:嫁给我吧。潜台词是:给我吧。
当晚,李然躺在床上想,非要他等两年不仅不可能,也不太人道。倒不是处心积虑地非要做那事,可是,放着
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在身边……
很难说没有经验容易把持,还是有经验容易把持。
没有经验会因为好奇而不顾一切,也可能由于恐惧羞涩轻易放弃。有经验呢,食髓知味怎么肯轻易罢手?可是
,一定会比较有耐心。
李然当然知道女人也是有欲望的,即使是处女。从经验出发,李然不认为性构成对女人的冒犯,正相反,她要
看上你了,你不碰她,才是对她最大的冒犯呢。
不过有性经验并不代表就有丰富的恋爱经验,即使是和刘漪。也许正因为她对他纯洁的爱埋藏得太久了,结果
一上来就瓜熟蒂落演变成赤裸的性。像现在这样跟蒙蒙捉迷藏似的谈恋爱,重在一个“谈”字,李然当作心灵
的最大享受,也不失为一种新鲜的刺激。
心灵的享受?对周蒙来说,如今刺激得她坐立不安的可不是灵魂而是肉体。
她喜欢李然抱着她,也喜欢身体接触,她只是不喜欢他过分地碰她,尤其是腰部以下,感觉多么猥亵。
你很难说少女是假正经呢还是不懂事,多少都有一点。
杜小彬回到临江县后很快给李然来了一封信,确切地讲,是一个便条,附在她写的一篇散文后面。便条措辞委
婉,希望在写作方面得到省报社编辑老师的指正。李然看看文章标题——《洪水之后》,心想这杜小彬还挺跟
得上形势,只要她不跟自己这儿找麻烦,那就一切好说。
李然把稿子转给了跟副刊编辑厮熟的李越。李越问他:
“字儿写得还挺棒,像男孩的字,她真是你表妹吗?真是,我就能想法儿给她发了。”
李然说:“那就算真是吧,发了我请你吃饭。”
李越撇嘴:“你到底欠人家什么情啊?这么前后奔忙。”
李然想想,还是栽小宗头上得了:“不是我欠她情,是小宗欠她情。”
李越“哦”一声:“是小宗,我说你也不会那么没眼光嘛。还什么表妹,土不土呀?”
不几天,杜小彬的文章还真发出来了。
在收到杜小彬信的同时,李然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张杜小彬的照片,他给她照的照片,黑白照片。
照片里的杜小彬看起来眉清目秀,短发,素色连衣裙,好像50年代的女大学生,连那土劲儿拘谨劲儿都像。李
然只在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领略过她眼神里的风尘况味,当然,像小宗说的,杜小彬还是个雏儿。可是李然端详
着那双弯弯的清水眼,不相信找不出一丝痕迹来,如果真说有的话,那就是她眼里的戒备。
李然当然不糊涂,这张照片是杜小彬遗漏的,还是她特意留给他的?除了照片,杜小彬留给他的还有余香,是
那瓶著名的香奈尔5号吧。
她在的时候他可没闻到,光琢磨怎么对付她了。
很少有人让李然紧张,杜小彬让他紧张。
李然分析,杜小彬对他要没那份心思的话,蒙蒙也不至于跟他闹,对这种事,女孩子总是超敏感。
回想在临江县,杜小彬隔着玻璃窗盯他的目光,李然心有余悸。作为一个女孩子,杜小彬性格偏激行为乖戾,
有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狠劲。
不,杜小彬绝不可爱,她可怕。
这样一个古怪可怕的女孩,对李然来讲也是新品种,他可以不承认,但杜小彬是有那么一股——危险的吸引力
思量了几个来回,李然还是给杜小彬挂了个电话。电话一接通,他又矛盾地希望杜小彬最好还是不在,他失望
了,她在。
杜小彬的声音里都可以听出喜悦。她一高兴说话就快,南方口音也比较重。不像蒙蒙,一口字正腔圆的北京
,有着北京人特有的懒散和傲慢
李然让杜小彬以后把稿子直接寄给副刊的刘恕编辑,杜小彬说:
“我还是想寄给你,麻烦吗?”
李然只好说不麻烦。杜小彬停了好一会儿,李然都以为她挂电话了,她又说,她说得很慢:“我看到你女朋友
了,是你女朋友吧?周蒙。”
首页 1 2 3 4 5 6 7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