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场如战场

互联网 0
导读:杜小彬被他们安排在临江县的文化馆做资料员,在这场百年不遇的洪水中,临江也是受灾县之一。现在洪水过去了,小宗在他老婆那儿过暑假,打个电话回来说受刘漪之托,请李然务必去临江看望杜小彬。刘漪回广州之后没给李然来过电话,但李然知道她有时给小宗打电话询问杜小彬的情况。李然也想过该给刘漪打个电话,可他一直拖着没打。
明白了,“是和李然在一起?”
周蒙一头走进卫生间:“妈,求求你,别问了,让我好好洗个澡,睡一觉明天再说,啊?”
她妈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方德明女士严肃地告诫女儿:“女孩子,轻浮最要不得了,今天这个明天那个,你
让李然找了你一下午,他会怎么想?”
周蒙不高兴地说:“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看她妈妈真沉下脸了又解释道,“哎呀,我跟袁兵没什么的,就
一个同学聚会。”
周蒙洗澡的时候听见袁兵又打电话过来了,她妈妈说周蒙已经到家了,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方德明女士去所里上班了,周蒙一个人吃早饭,昨天她一天没吃东西,所以这顿早饭吃得格外多
、格外香甜。
吃完了正在洗碗,听到敲门声,一开门,是李然。
周蒙本来是没什么了,一看见他却又委屈了,想起他昨晚的那句话,好像还是她骗他了,在他面前装纯。他自
己呢,从刘漪到杜小彬,她又说什么了?
李然看她眼圈说红就红了,哄她:“好了好了,再哭,眼睛要肿了。”
她摔开他的手,到卫生间洗脸。李然跟过去,趁她弯腰的工夫把一副玉石项链挂在了她的颈子上。这副玉石项
链造型别致,不是圆珠子而是一串菱形的玉片,深绿色的低品级玉,学名绿松石,李然这个月拿到工资才买下来的。昨晚,他兜里一直揣着,两个人一争执就忘在脑后了。
他没选错,只是蒙蒙戴上这条项链未免太美了点,项链过分强调了她美好的胸部。
“喜欢吗?”
她总算点点头,问:“你今天不上班?”
“请假了。”
说到请假周蒙又想起来了:“你前两天也请假了吧?我打电话想让你接站都找不到。”
李然不讲话。周蒙心说,杜小彬要跟李然没点儿什么,口气怎么会那么放肆,越想越不服气,钉了他一句:
“你请假是去陪杜小彬了?”
她这么紧逼不放,李然脸色也不好看了:“你们家电话呢?”
周蒙指指墙角,问:“你给谁打呀?”
“小宗。”李然没好气。
周蒙走过去,把电话线给拔了。
李然火了,把电话啪地一挂:“你不是信不过我吗?你还要我怎么跟你解释?”
还没人对她这么凶过,周蒙脸上挂不住又不知该怎样反驳他,她侧过脸低下头。
看着她的眼泪一颗一颗的,珠子似的,碰碎在红漆的木地板上,李然又后悔不该对她那么大声。他走过去抱她
亲她,没头没脑地给她擦眼泪。
周蒙更觉得委屈:“你就不能让着我啊,你还比我大五岁呢。”
李然一想,也是,以前,不管是比自己大的罗慧还是岁数差不多的刘漪,他脾气都好着呢,跟蒙蒙,他怎么就
控制不住?她一提杜小彬他怎么就那么烦?
这里正闹着,又有人敲门了。周蒙紧张起来,她推李然:
“别是我妈回来了,你去开门,我去洗把脸。”
李然打开门,是个男孩,确切点儿,是个捧着红玫瑰的男孩。
李然是明白的,袁兵可还一头雾水地糊涂着。
周蒙洗好脸走过来问:“李然,谁呀?”
李然侧身一让,周蒙先看到花再看到人,脸一下子红了。
这一下,袁兵也明白了。一明白,他的脸比她红得还厉害。到底年轻,不知道怎样下台,把花往地上一扔,嘴
里支吾着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转过身就往楼下跑,木楼梯被他踩得咚咚的。
周蒙跑到阳台上,看到袁兵在发动车子,不知怎么搞的,车子老也发动不起来。她正替他着急,他双脚猛地往
前一踹,摩托车箭一样地冲了出去。
看她那依依不舍的样子,李然不是没有醋意的,不过,赢都赢了,多说一句都嫌小气。
下午,两个人出去逛街。
经过一家花店,李然拉着周蒙进去,他跟卖花的小姐说:
“红玫瑰,两打。”
周蒙在一边自言自语道:
“其实我更中意康乃馨。”
卖花的小姐看着李然笑,先不去拿花。
李然只好转过头问:“康乃馨,你要什么颜色的?”
周蒙笑了:“黄色的。”
从花店出来李然问:
“你不喜欢红玫瑰?”
“玫瑰,就像所有的玫瑰,只开一个上午。可是康乃馨插在瓶里一周都不会谢。”
没有女孩子希望她的爱情,只开一个上午。
不过一个商场逛下来周蒙就走不动了。
“回家吧,我累了。”
首页 1 2 3 4 5 6 7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