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大学生3

互联网 0
导读:第七章    文 /           一  &n
第七章    文 /   
 
 
 
 
    一
    我很孤独/
    即使走在人群里/
    我也倍感孤独/
    但我也享受着孤独/
    蓝梦醒给布向明冲了一杯麦氏咖啡。他坐在她的对面。她记得布向明很有酒量的,让他灌醉了车可通,他很理解,结果他自己也弄了个酩酊大醉,吐得一塌糊涂。
    布向明好像比以前憔悴了很多,情绪出现了忧郁。她仍喜欢看他的大耳朵。不过布向明给她最强烈的感觉是他不怎么幽默了。他想说的话不说了,像是无限悲伤的人,强忍着一个难处,摆在蓝梦醒面前的布向明有一种苍白的微笑。
    “向明,你有心思呀?”她意味深长地说。
    “梦醒,我结婚了。”
    “结婚了?天呐!”
    布向明的话很沉重,仿佛从鼻子里说出来的,对于她有石破天惊的味道
    “什么时候,跟谁?你不是开玩笑吧?”她瞅着布向明,希望他快说出来。布向明摇摇头,好像抽了一下鼻子,嗡声嗡气得又像患了感冒。“你说呀,你……”她有点儿焦急了。
    “其实,我很早就想跟你说,不然憋在心里真难受。梦醒,我跟谁也没说过,因为我还没毕业,我怕校方知道了开除我,你也知道山里人上大学不容易,你是我最要好的同学,我就无所顾及了。”
    “薛牧青跟李小燕知道不?你没告诉他们?”
    “没有。等毕了业再说吧。我想那时可以提出离婚。无论如何也得离婚,目前我像你一样还得忍耐着。”布向明说。
    “你是父母包办,还是有债务问题?近亲结婚?万般无奈?”她追问布向明。
    “几乎都有。我弟兄四个,我行四,父母已经年迈,我上边三个哥哥都是女孩,而且一屋里两,由于计划生育紧都做了绝育。我父亲说看我的了,布家不能断了香火,要有传宗接代的人。我是拗不过父母的,于是和我家族的一个女人成了亲,你也知道,山里都是近亲结婚,我和那个女人还没出三服,血缘挺近的。”
    “你明明知道,那你为什么要屈服呢?你对自己的前途太不负责任了。你是个男人,你没有办法挣脱吗?”
    “你问我,我可以告诉你。可是,你跟你表哥结婚,并不比我好受吧。此一时彼一时,如果你能理解,你就不奇怪了。这种事山沟里太多了。我身上背负沉重的枷锁,我想砸都砸不烂啊!”
    “原来你也是软弱呀。”
    “唉,怎么跟你说呢,我一回到家没有三天,父母就让我合房。我表示坚决反抗了,也挣扎过了。我痛苦地也想到过自杀,可是,我父母这种做法又恨又可怜,父亲母亲跪在我面前说:“小明呀,你忍心布家绝后吗?你不听我的你不如拿刀砍了我?就连三哥他们也是如此。没有一个人同情我,而且与父母联合起来威胁利诱,使尽了一切办法。”
    “你不会往后拖,来个缓兵之计。等毕了业再说:“那时候你可以不回家呀!”她说。
    “梦醒,说句掏肺窝子的话,我什么法儿都想了。我跟那个女人说:“她却说相中了我。父亲都同意,我无计可施。我以为在合房的头一夜做做她的思想工作,没想到她认死理,说我拿她是开心,你不要我了,我那还有脸见人呀?我就死给你看。你说女人多死性。我三天三夜没出屋,由家里人轮留看管,我插翅难逃。梦醒,我说不出口呀!有些事你想象都想象不出来。我揪住自己的头发撞墙,我坚持不跟她睡在一起。她倒有办法,她说你不想要我也行,咱俩得睡一回,也算我没白跟你成亲。其实,我是上了她的圈套,我跟她同床之后,她说你可以不要我了,但我可以告你去。去学校、去乡里,说你强奸了我。你不怕,我也不怕,看最后倒霉的是谁?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主意是我父母教给她的,他们为了让我肩负起传宗接代的重任,使尽了种种办法,可以说绞尽脑汁,煞费苦心了。”
    “后来你又是怎么脱身的?”蓝梦醒问。
    “同床后没过几天,我就获得了自由,再后来一起去找你。最近她生了孩子,比你的孩子早一个多月吧。她跟我成亲的时候她就已经怀了孕,我什么也不知道,她愣说是我的孩子。”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