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大学生1

互联网 0
导读:    题记    仅仅用一种道德的尺度来衡量生活是不够的,还必须以更高的历史的眼光来审视生活,才能获得准确深刻的美感    第一章 
    车可通说着一翻身倒在了她的身边,不再骚动,而是喘了一阵大气,咳嗽了几声不言语了。但他的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她感到了恶心。
    蓝梦醒觉得通宵的失眠和痛苦的思绪使她浑身发紧,脸也发紧,眼睛还有一种肿胀的感觉,仿佛某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酸臭的气息,一直瞪着一双干涩的眼睛。
    房间里很静,石英钟的秒针缓慢地走动声十分清晰,许多失眠之夜伴着朦胧和痛无声息的夜幕来临,她的神思总处在昏昏沉沉的状态。
    蓝梦醒已经没有幻想了,心中承受着太多的伤悲,车可通太不了解女孩子了,他以为占有了女人的肉体就能占有了女人的心。可是,他完全错了,女人的命运赌注只有一个,那就是爱情。爱情对于女人来说太重要了,因为爱情就是女人的命运。
    男人就不那么想,他们想拥有这个世界,金钱、洋房、权力、女人。也许为了做爱,偏激地去追求男女交媾中的感官刺激,不停地换人,进入一种幻想的世界。
    天慢慢地亮了,表哥把一条腿压在她身上,他说我看你没事了,我特想。
    她说:“我有了,是你的孩子,你不想要一个健康聪明的儿子吗?”
    “真的,天呐!你真的怀上了我的儿子了?我太幸福了,你不骗我?”说着他坐起来趴在她的肚子上听动静,抚摸一下肚子说,“是见鼓了,有空我带你到医院检查检查。”
    “所以你以后要克制着自己,待孩子生下来再想吧。”她说。
    “哎呀,到那个时候我会老的。看来我还真的找个替补队员。”
    “无赖!”
    表哥赤条条地顺床躺下后,伸了伸懒腰,然后喷了一口痰,他兴奋地下了床,洗完脸越发的兴奋,急着去买早点了。
    回来后,他挂着一个阴沉沉的脸。情绪很低沉,仿佛对她产生了怀疑。
    “你怎么啦,小孩子似的。”
    “你准是骗我?成心不让我睡吧。”
    “胡说八道,到医院一检查你不就明白了?你是不是一夜没睡好,光想……”
    车可通说:“我不像你,瞪着眼说梦话,总是薛牧青薛牧青地喊叫,薛牧青是谁呀?男人还是女人?”
    “男人怎么样?女人又怎么样?”
    “你们认识?是朋友?”表哥说。
    “我大学时代的恋人。”她毫不怯色地说。她想看看表哥的反应。也是为了气气他。可是他并不生气。
    “那小伙子一定帅气,高大,才华出众对不对?”表哥说着咬了一口果子。
    “你认识?“她紧追不舍说,“你一定见过他,要不你……”
    她心里升起一团疑雾。意识到薛牧青听到表哥说什么了。
    没想到她的话让表哥陷入一刹那的尴尬,他愣了愣,然后勉强地笑笑。没有,我咋认识他,你是瞎猜了。也不能算瞎猜,看你的神情,听你的梦话就知道,别忘了世界上还有一句俗话,那就是痴情女人负心汉。你为他而死,当他见到你的尸体的时候,很可能他要吐上一口痰,表示男人对女人的鄙视。男人吗,心是铜不是金,算啦不说了,吃饭!
    蓝梦醒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一种奇特的心绪抓住了她。脑子里闪现出薛牧青的影子,有这种可能,当他匆匆赶到市里找到表哥时,表哥就满口答应了,或是他又赶到了台头沟,她已经走了,或者找到了工地上,有人告诉他蓝梦醒已经结婚了,要不就是表哥大骂薛牧青一顿,要不就是两个进行一次交易,哎呀,天呐,她想象不出个所以然来。蓝梦醒心里发空,悬浮着梦境一样。
    她用舌头舔了舔干躁的嘴唇,盯着表哥说:“你撒了谎,你欺骗了我,你一定见过薛牧青的,我知道一定见过。”
    蓝梦醒用手指着车可通。车可通被弄得惊愣了,良久,他又开怀大笑起来,笑得很响,他感到了虚弱。
    “见过咋样?没见过咋样?生米已经做成熟饭了,你将就着吃吧。”车可通狠狠地说.
    蓝梦醒一时目瞪口呆。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