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红色青年新作:让我们好好的相爱2-小说连载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21)     假都请好了,一个星期,还把银行里的7800块钱全部取了出来,我担心高洁的病需要长久住院。如今这个社会,医院是比五星级宾馆更高档的地方,住不起啊。假若医院再加上找小姐之类的服务,那怕是没人敢去住了。  我已经说服
   (21) 
  
  假都请好了,一个星期,还把银行里的7800块钱全部取了出来,我担心高洁的病需要长久住院。如今这个社会,医院是比五星级宾馆更高档的地方,住不起啊。假若医院再加上找小姐之类的服务,那怕是没人敢去住了。
  我已经说服高洁,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告别家人。高洁家的情况我算是比较知根知底的,供她上学都已经四处欠债,她的爸妈知道了,干着急是最折磨人的。我告诉她,钱我先垫着,在她想还的时候还给我就是的。对钱,我看得并不是很重,虽然我做梦都想成为万元户,并为这个目标一直在努力。
  可是这个世界就是有点莫名其妙,连病也是一样。第二天我身携“巨款”赶去医院,却被告知,高洁应该可以出院了。我当时眼鼓鼓地看着医生,十分惊讶地问:“不可能吧,就出院了。”医生是位很有趣的中年男人,看着我笑,说:“还想住?同居可别选医院!”
  高洁头不昏了,眼睛也消了肿,一切像是个奇迹。我问高洁:“这是怎么回事?昨天你的眼下不还像大熊猫吗?”高洁无辜地摇头,说:“朝南哥,你也不知道医生说没事了,我想就没事了吧,你看我眼睛一点也不肿了。”
  我借看高洁的眼睛到底还肿不肿的机会,仔细地把高洁的脸庞查看了一番。说实话,那是张清秀的脸,水嫩嫩的,不像乡下姑娘的皮肤。高洁问:“朝南哥,你还没看好吗?”这时候我正在查看她的眼睛,很明亮澄亮的一对眸子。我无心地应答:“快了,别急,再看一会就好了!”
  场面很搞笑,隔壁床位的一位老太弄不懂两个年轻人在干嘛。我甚至怀疑那位老太担心我朝高洁的脸吻下去,因为在我离高洁的脸很近很近的时候,她突然冒出一句话:“妹子,你哥哥在看什么啊?”高洁的脸刷地红了,兴许是老太的问话让她明白,一男一女这样干是容易被人误会的。
  办好出院手续,高洁说心情不错,想到外面走走,先不回学校。我跟她开玩笑说:“小屁啊,不安全吧,你朝南哥可是身携巨款哦,要不我们打车去我那里坐坐。”高洁欢呼起来:“好啊好啊,朝南哥你终于肯让我去你那里玩了。”这话把我给呛了。
  印象中,高洁也提过很多次,说要到我往的地方看看,看看男人的狗窝是啥样,可我一直没答应她。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答应她,就像这一次我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主动提出带她去看看。
  “朝南哥,我去了帮你把房间整理一下好不好?”高洁在的士里跟我并排坐着,中间是两个篮球的距离。我说不行,你病刚好,要好好休息,等会到了,你在门外站两分钟,我先进去整理一下,免得你回去在我妈面前乱告状。
  我妈对我的要求不算高,但很多跟我一样单身的男人认为高。每次在电话里,妈妈都会叮嘱我别把房间搞得乱七八糟,我答应得好好的,不过真正做到的,就是每天起来之后把被子叠好,其他的就执行得不够到位了。天热天我就常常做怪梦,梦见有人拿臭袜子堵我鼻孔,醒来才记起床底下的N双鞋正发酵。
  车到了,高洁不同意我的做法,但我还是强行把她留在了门外。我刚反高高挂起的几条洗过的内裤收好,就听见她在外面嚷嚷:“朝南哥,好了没有?”我边慌手慌脚地一顿乱忙,边应付她:“好了好了,就好了,你再等几秒!”说完就才记起,最后一次跟刘柯寒那个那个的时候,有个橡胶制品不知去向,于是我又到床上狠狠地找了一通,幸好,找到了。我把那小小的“糖果”扔进抽屉,然后胸有成竹地给高洁开了门…
    (22)
  
  高洁毕业进入倒计时,最后的三天,我几乎天天都在为她忙,忙着为她收拾东西,然后一袋一袋地往我住的地方搬。她签的是深圳那边的一家公司,处理完学校里的事,马上就得过去上班。一些不急用又不舍得丢掉的东西,她说先放在我那。
  每次大摇大摆地上中文系女生楼,我感觉神清气爽的,要不是有高洁,要不是临近毕业,男人哪有这种待遇,往美女堆里扎,相信每个人都会适当抓狂。上楼的时候,高洁问我:“朝南哥,我们中文系的女生漂亮吧?”我说漂亮,没看见你朝南哥两眼冒绿光啊。
  不过说实在的,美女的确是多,但丑女也不少。二者相互衬托,于是就有了对比,上帝聪明之处就在于此。个人认为,上帝的所有理论可以归结为“互补论”,就像男人和女人,身理上就是凹凸互补的,因此有了美妙或者罪恶的性爱。
相关热词搜索:红色青 年新作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 党史上的今天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5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