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情的婚姻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我叫方霆。    我要造反。        我的造反是由离婚开始的。  
    人们不是都说结婚那天的女人是最美丽的。
    
    一生只有那么一次而已,如果不离婚的话。
    
    我的妆在宴席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花了。
    黑色的浓厚的睫毛膏黏在我的下眼皮上,脸上也出满了油。还没有开始我就已经想迅速结束这场婚礼。
    但是我没有办法结束它,我甚至没有办法开始它。
    宾客还没有到齐。
    
    我在窄小的婚纱里呼吸困难并且心烦意乱。几次想拂袖而去,可惜的是这一天谁都有拂袖而去的自由,只除了我,和我那陪着宾客斗地主老公
    所以我只有忍耐。
    人到齐了,终于。
    这意味着可以开吃了。
    
    大家对端上来的精美菜肴的兴趣远远超过了对在上面致词的主婚人和新郎新娘的兴趣。
    十桌酒席里面堆满了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不知道哪几桌上有小孩子在尖声哭泣。
    我和沈平根本来不及说什么浪漫的话语甚至来不及好好对看一眼,就被拉去向各个宾客敬酒。
    
    说老实话我从来没有象这天这样讨厌酒这个东西。
    宴席上每个人都吃的满面油光,嘴唇上更是油得象无故膨胀了一圈。
    我们穿行于这些人之中,被逼着喝了一杯又一杯。
    那些认识不认识的人都象很熟一样和我们贴的很近。
    还有些喝得满面红光的老男人拍着我的背说:“这小霆霆一转眼都结婚了,最后一次见她她还光着屁股呢。”
    我没法拿开那只黏在我背上的手,还得不停的微笑。
    越熟的人越要硬换了我和沈平手中的酒,大声的逼着我们喝了一杯又一杯。
    我感觉自己在被一群人施刑逼供,而我偏偏又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我知道,不管是什么我一定说,只要能够快点结束这场嘈杂的闹剧。
    
    沈平已经喝得晕晕乎乎,他家的亲戚朋友还在逼他,用酒瓶子灌他。
    这里是我的婚礼,不是下等酒吧。我一边在旁边陪着笑一边告诉我自己--不能翻脸,断没有新娘子在婚礼上抄起酒瓶子砸人的道理。
    
    我的父母比我幸福,他们想翻脸就翻脸,当场吵了起来。
    原因是本来在等待宾客来时他们就因为等烦了而发生了小小的口角,接下来上菜过程中正好有一个吵架的机会提供给了他们。
    菜单中有一道“松鼠鳜鱼”。
    我母亲因为嫌厨房在烹调鳜鱼之前没有拿上来给他们看过是否鲜活而抱怨不止。
    我父亲则坚持说看不看都没有什么意义反正他们即使给你看过了也可以拿下去再换成死的烹调。
    结果两个人吵了起来。
    在另一桌上敬酒的我听见我父亲骂我母亲,“你他妈个逼的穷挑剔个啥?。”
    
    沈平很快就喝多了,被他家人扶着去洗手间大吐。
    我一个人坐在乱哄哄的房间的角落里看着屋里吃喝的人们想哭,可是我还是不得不面带笑容。
    在我一个人坐着期间,有以前的老同学来向我借了三次钱。
    沈平的一个朋友来向我要我的手机号码。
    
    沈平第三次吐的时候这一切终于都结束了,我们送走了所有的宾客,包括我那仍在互相骂骂咧咧的父母亲。
    
    那一晚我们没有什么洞房花烛夜。
    沈平醉得不省人事,除了只能发出呕吐过后的难闻气味之外连哼声都发不出来了。
    
    晚上我一个人看着我买的那一套玻璃杯。
    
    晶莹剔透的细长的玻璃杯装在淡蓝色的美丽的纸盒子里,旁边堆满了细小的粉红色的卷曲的纸屑。
    (二)
    每天上班,下班,做饭,吃饭,看电视,睡觉。
    我们连做爱都不再有激情,一样的时间,一样的地点,一样的姿势……高潮,有的时候有,有的时候没有。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