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情的婚姻

互联网 0
导读:    我叫方霆。    我要造反。        我的造反是由离婚开始的。  
    我的一张脸映在镜子里面象一个阴魂不散的冤鬼。
    我有一种想把舌头吐出来看看能不能将周围的人吓死他一个两个的冲动。
    
    “太多粉了吧。”我对化妆师说。
    化妆师对我的话置之不理,还在用那不知多少人用过的,已经脏得发腻的粉扑往我脸上扑粉。
    我似乎看得见在我眼前飞舞的粉扑里面有各种螨虫或是什么别的虫在麻麻的蠕动。
    “会不会扑了太多粉了?”我重复。
    化妆师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不多”。
    当他在给我画眼线的时候我非常庆幸刚才没有冒惹恼他的危险坚持己见。
    化妆师用力翻开我的眼皮,再用尖锐的眼线笔画过我的睫毛内侧,弄得我热泪盈眶。
    我真的没有想到传统的结婚当天的哭泣竟然是发生在这里。
    不久后发型师帮我做发型,在拉扯我头发的时候又再次使我热泪盈眶。
    
    两千八一天的婚纱装在破旧的塑料袋里。
    
    谁说婚纱是白色的,我怎么看怎么是淡黄色的。
    不知道吸收了多少位新娘子的体液的婚纱,今天该吸我的了。
    还没有上身我就开始浑身发痒,不合时宜的联想到了张爱玲关于生命的比喻。但这种痒感很快就被痛感给取代了。
    
    “吸气,吸气……用力,用力……”助理小姐在我身后拉着拉链。
    我依言用力吸气收腹,感觉自己好象穿越时空提前进了产房。
    “你太胖了啦,当时试穿的时候就没有这么费力。”骨瘦如柴的助理小姐大发牢骚直言不讳。
    
    我胖?
    我身高一米六七体重五十五公斤这叫胖吗?
    现在流行的是身高一米七五体重四十公斤。
    不知道为什么男人都喜欢那些不是象发育不良的小学生一样就是象进入绝症晚期一般的女人
    
    终于穿好了婚纱,化好了妆。
    我对着镜子打量自己,我不认识镜子里的那个人。
    我感觉自己象进入了另一个人的躯体,一个完全陌生的躯体。
    是谁?穿了我一天两千八的婚纱,化着我五百块的新娘妆。
    
    沈平从另一个房间出来,西装笔挺,头发油光水滑。
    这又是谁?
    他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说:“走吧,家里人打了几次电话催了。”
    化妆师将一朵写着新郎的红花别在他的胸口,一朵写着新娘的红花别在我的胸口,手有意无意的掠过我的乳头。
    我那被人弄得油光水滑的老公在旁边说:“方霆你到底好了没有?”
        
    接下来的婚礼简直是恶梦一场。
    我唯一能够安慰自己的就是那天是别人的,而不是我自己的婚礼。
    但这个安慰很快就被现实所推翻,因为明明就是我的婚礼,想不承认也不行,那个办得糟透了的婚礼就是我方霆的。
    这一切和以前所有的杂志上电视上所看见的结婚完全不一样。
    那些杂志里结婚照片上的新娘一个个都穿着洁白美丽的婚纱。头上,颈上戴着由玫瑰,剑兰,石莲,相思叶和许多各式各样我连听也没听说过的美丽花卉编成的花环,项链……
    新娘手上拿着大大的美丽的花束,在婚礼结束的时候抛出去,引得美丽的待嫁的女宾互相笑着争抢。
    而婚宴也应该是安静的,大家每个人给予新人真心的祝福。
    新郎会当众表示感谢新娘选择了他以及他对新娘的天长地久的爱。
    然后两人当众接吻,坐着后面挂着鲜花写着“JustMarried”的车离去。
    新娘新郎还会回头隔着后车窗对着后面那些仍然在冲他们挥手的亲友们微笑。
    新娘甚至可能会轻轻挥动着戴着白纱手套的手。
    在婚纱,鲜花和新郎的簇拥下,她美丽得象天使一样。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