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于洁口述在真爱中迷失-情感故事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于洁是我在东北实习期间认识的一个孩子,后来多年不见早已失去了联系。直到最近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我发现坐在台上的一个女子居然就是于洁。我们都感慨岁月的流逝改变了彼此,当年的她清纯可爱,是很多男孩子关注的对象,不到十年的时间她已经是个风姿绰约的少妇,言
  于洁是我在东北实习期间认识的一个孩子,后来多年不见早已失去了联系。直到最近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我发现坐在台上的一个女子居然就是于洁。我们都感慨岁月的流逝改变了彼此,当年的她清纯可爱,是很多男孩子关注的对象,不到十年的时间她已经是个风姿绰约的少妇,言笑之间已有些许沧桑的味道
  你也知道,我从小就特别要强,这一点象极了我父母。一个孩子家,个性愣角分明、才貌又属上乘,当然是众多男孩子暗恋又憎恨的人了。而我呢,平时在日常小事上就是个完美主义者,在挑男朋友方面更是苛求“完美无暇”了。所以大学期间,长相学识并不怎么样的女孩子都成双成对了,而我仍是形单影只一个人。
  1987年7月,我从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回到了家乡南京市,分配到某高校当教 
 
 
师,那年我刚好21岁。我这样一名年轻貌美的大学教师,当然对准丈夫挑剔得更厉害了,学历、长相、工作、家庭等,无不在我的挑选之列。真的,我内心里一直苛求一个完美的白马王子出现。可是四年弹指一挥间,我从21岁一直挑到了24岁,仍是“孤家寡人”一个。看着昔日的女同学一个个都相继做了新娘,我既羡慕又嫉妒,发誓一定要找个出色完美的男人也让她们嫉妒嫉妒我。
  但是,这节骨眼上,我父母执意要离婚。虽然父母的争吵几乎是伴着我长大的,但“离婚事件”对我仍是个不小的打击。我叫来哥姐苦劝着:“都这么大年纪了,为什么就不能再忍忍呢?”而父母的话如出一辙:“为了你们,我们已经忍了几十年了!本想等你们都成家了再离,可红儿(我的小名)就是迟迟不肯嫁人。我们只好先行离婚了!”
  父亲搬进了单位分给他的一小间单身宿舍里,我随母亲住进了略显宽敞的三居室的家中。离婚后,正处于更年期的母亲脾气变得更加怪异,除了猫狗,我母亲讨厌一切有生命的东西。我母亲对我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死红儿,你还不快嫁人,让我耳根子清静清静!”
  于是,我决定放弃我的完美哲学理论,尽快找个男人结婚,搬离母亲的家。唉!……
  1990年6月16日,星期六。我来到南京师范大学的周末舞会上。这儿离我家挺近,过去我也时不时来这儿跳跳舞。往常来跳舞只是为了打发闲聊,可是今天我是有备而来(当然指挑男朋友了)。我精心地穿戴了一番,只是没敢穿太高的高根鞋,我本来就个头高,身材又苗条,一穿高根鞋会更突出身材高,真怕舞会上的大学生们对我敬而远之,那我的心思不是白费了吗!
  果不其然,高挑、时髦的我一出现,我就感到了从舞场四角射来的目光,我想其中不乏女孩子嫉妒的眼神。几乎从舞会一开始,争着请我跳舞的男孩就没有停过,但是我并没有盲目被动地被人邀请,我眼睛的余光也一直在全场搜寻“意中人”。一个俨然是阔少形象的高个男孩进入了我的视野,当时他几乎是被女孩子们包围着。瞅个空档,我自信地走到他面前,象熟人一样跟他打着招呼:“咳!也不请我跳个舞?”其他女孩子以为我和他是熟人,都自觉退到一边儿,他征询地注视我几秒钟,然而什么话也没说,大方地拥我进入了舞池。
  其实他的舞步比不上他的外表,一会儿就把我的鞋踩了好几下,他一再地说着“对不起”,诚惶诚恐地盯着我,神情很是滑稽。我笑着问他:“我看你跟别的女孩子跳的挺流畅呀,怎么一到我这儿就退步了?”他也笑了:“我不知怎么啦,跟你跳舞有点紧张兮兮的,我搞不懂你为什么抛弃那么多的男孩,来主动请我这个寒酸的王子跳舞?”我开玩笑说:“你让我一见钟情呀!”虽然他对我有吸引力,但是若说“一下子就爱上他”还有一定的距离,“一见钟情”是我当时随口说出来的。谁知他竟也认真地说:“对,我对你也一见钟情,只是你身边有太多男孩子我无法靠近你。”
  我们两人说完这话虽然有几分钟的冷场和尴尬,但是我还真感到体内有股麻酥酥的电流通过全身,这是不是就是书上说的“爱的信号”呢?虽然以前我挑男朋友时接触了不少男孩,但真正让我动心的没有一个我也从来没有“电流穿身”的体验,可是这个刚认识的男孩竟让我有了这种感觉,琼瑶小说中的情节一下子就跳入了我脑海中。我与他默默地对视着,跟着他的节拍舞动着身体,从这一支舞曲一直与他跳到了最后一支舞曲……
  舞会散后,我和他都有点意犹未尽似的,他主动发出邀请:“能否请你陪我到宣武湖畔走一会儿?”我点点头。这晚,我们沿着幽静的湖畔漫步走着,坐在畔畔的石椅上谈到了月亮偏西。多半是他在说着自己的故事,而我是一个最忠实的听众。
相关热词搜索:于洁口 述在真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 党史上的今天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5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