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伴有性但是我不想结婚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  赵晓峰 1979年出生,男,广州,广告人,未婚  《有伴有性没婚姻》  我对生活说:“我爱你”,生活别过脸去;  我对女人说:“我爱你”,女人扭过头去;  我对音乐说:“我只有你了”,音乐响起,然而是灰色的旋律..
  赵晓峰 1979年出生,男,广州,广告人,未婚
  《有伴有性没婚姻》
  我对生活说:“我爱你”,生活别过脸去;
  我对女人说:“我爱你”,女人扭过头去;
  我对音乐说:“我只有你了”,音乐响起,然而是灰色的旋律.....
  “对,我肯定是不会结婚的,不添那个麻烦。你也知道这个年代没有什么是可以确定的了,那张纸也保证不了任何东西。结婚离婚再结再离还不够麻烦的。而且现在的独身者一样有伴侣有性爱,还没有任何负担,挺好的。也许是因为都是北漂吧,我周围的人大部分都这样生活。有时间你可以采访一些画家诗人聚居的艺术村,很多人都是这样的。我们一样很专一的和伴侣生活在一起,只不过不结婚不生子,不给人口大国再增加负担,活得很环保。跟丁克家庭一模一样。下边我还是给你讲讲我自己的故事吧,也许你能从我身上看到一个人群的生活现状。”
      
  他此时坐在另一台电脑前,我看不见他的脸,也许这样更好,我们用MSN交谈。脸有时候只是一个标志而已,少了嘴的参与,我们反而能够畅所欲言。
  此时是周日的下午3:00,他告诉我早晨下班后他一直在睡,我诚挚地向他表示同情,顺便在心里也想着被生活、被时间、被文字压迫下的自己一样的可怜,只好不停的流汗。他的情绪通过键盘通过屏幕上的文字传达过来,我立刻被这些文字压迫了,天气太热了,我们都必须努力呼吸—— 以下是他的MSN记录
  (一)生活,我爱你!虽然你面目模糊
    
  “有时候我会早上9点钟起床,选择9点这个很好的时间不是因为白领都讨厌这个数字,而是因为我体内的生物钟已经形成了习惯。正如我习惯通宵的工作,习惯倒头便睡一样。其实我才睡了4个小时,因为如果9点醒来就说明昨天我夜晚4点半下班。(阿峰从说他的作息时间开始了我们的谈话,我把这次谈话当作了与另一个我的聊天)起来通常是脑海一片空白,就像我的床单一样。而且我也喜欢脑海这种没有任何思绪的白,起码比我们的生活的城市干净。经过了一个晚上通宵的创作,起来人觉得很累。但是我知道,我只有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下午的2点,我又得回到公司。因为公司需要我,其实是我需要我,哈哈。
  我的工作是广告后期创作,这是个贩卖精神产品的行业,所以不容易适应,可以说是套着枷锁起舞。因为一家好的饭店可以卖出客人们都喜欢的饭菜,但很少有广告公司可以做出所有人都喜欢的精神产品。而且客人现在越来越会投资,也越来越会挑剔,所以我觉得除了要有好的创意,还得会说服客人,也要学会忍。
  有时候我见到一些肥佬气喘吁吁的骂着我的作品,我也会气得握紧拳头,但最后,还是把拳头和力气都用在了鼠标上。
  即使这样的空虚,或者说饥饿,我只会随便的煮个速食面给自己,当然,味道还不坏,因为我通常喜欢加上两个鸡蛋,补充我那差不多用光的脑汁。时间会抓得很紧,我吃完,就喂鸟,它们是我的宠物,一对很嘈的鹦鹉。可能是我喜欢摇滚的缘故,连我养的鸟也很有摇滚精神。但我现在见它们的时间是越来越少。
  基本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好做,我就进入鼓房练习,鼓房和我的鼓花去我一年多的存储,但我还是觉得很值得,因为打鼓在我生命中占了很大的位置。
  我一般是观察到邻居都上班或者都起床了,我才开始。因为我一上鼓,就和公司的我是两个人了,哪怕是练习,我也喜欢狠狠的练,让全身的肌肉都和鼓声一起动起来,汗也拼命的挥洒,这样才可以找到我要的感觉。虽然我知道鼓手不应该独奏的,鼓手要配合着其他乐器才找到灵气,最惨的是我的朋友们现在都在上班或者学习,但我还是孤独的坚持着。我必须和无奈握手。
  朋友可是太重要了,我有挺多好朋友的,但现在大家都为了生活,在不同的公司忙着,在其他城市跑着,我们平均一个月才刚好碰上一次,一般都去酒吧见见面,不会喝到烂醉,我们都喜欢做清醒的年轻人,话题也是东南西北,无所不谈,当然有时候也会说起音乐,特别是我有两个朋友也是鼓手,所以免不了会说说最近练到什么层次,有什么好的二手鼓会出售,有这群朋友我觉得很开心,这也是我喜欢城市生活的一大原因。
  我喜欢音乐,或者说就像年轻的水蛭一样痴迷它,而你知道我披着长发并不代表摇滚,我戴着眼镜不代表有多大的学问,我们声嘶力竭的呐喊有时候并不能证明我们的存在,我们在声音中只会更快地把自己丢失,我们制造声音却终于被声音淹没!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婚姻 音乐 两性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