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片阳光》---余佳

互联网 0
导读: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我老是觉得那是你和我的极限,那种感情的极限!我老是在设想,如果我没有装的那么好,如果你细心一点,观察仔细一点,如果我没从那扇铁大门上跌下来,把一场不舍的别离,演变为我们隔着门的纵声大笑……我们也许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究竟能是什么样子我

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

 
  我老是觉得那是你和我的极限,那种感情的极限!我老是在设想,如果我没有装的那么好,如果你细心一点,观察仔细一点,如果我没从那扇铁大门上跌下来,把一场不舍的别离,演变为我们隔着门的纵声大笑……我们也许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究竟能是什么样子我说不清,总之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离了老远,你说我的时候,我也离了老远,心里哼唱着那一晚隐隐约约听到的那首歌,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边和你说着话,边想象我细白尖长的手,真的在穿过你的黑发,我是说,正在穿过你每一根黑黑的头发……罗大佑那个家伙就是有本事,在那个晚上,将他那种沙哑的歌声,隔了夜幕,透过酒吧藏在一个角落里的不知名的音箱,穿过低回的噪音,甚至渗过我灌满了酒的耳朵,然后就冲进了我的心里,虽然隐隐约约的,还是可以听见他清楚地唱,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还记得那个上午,我醒得晚了一点,给电话吵醒了,他们说你的票好了,过来开.我说我不是得等位子?你们说过有太多的人要走,而我的位子几乎没有什么希望吗?他们笑说可是现在好了,你不用等,马上开票,明天可以飞,我们等你马上来.我说可是我有事情,马上不能来.企盼他们骂我不识抬举让我永远等下去.但他们仍然笑说我们等你,于是我在心里第一次诅咒这种太好的服务,这样优秀的航空公司应该永远消失在地球上,因为他们不给我理由.
  我依旧陪妈妈去了菜市场,妈妈说你想吃什么就买些什么,我答了随便因为我不愿意有最后的晚餐的感觉,我什么都没有说,因为怕妈妈会说你要走了再吃不到家乡菜不如尽量多吃一些,然后她会把我当成一个再也回不来的人,拼命将食物喂到把我的眼睛堵起来.我们还是买了一大堆叫做随便的东西,到家后妈妈指挥爸爸洗这个她最爱吃的,切那个她总是吃不厌的,还有这个也是她喜欢的.知道他们说的那个她是我,我就走向客厅将眼睛对着打开的窗户,晾干一些眼睛又去找三九胃泰,再问爸爸那块好重的玻璃有没有做好,大米没了我去买来好不好.
  我扛一块七厘厚的玻璃回家,再走一趟背五公斤的大米上楼.一天之内,我这个名义上的孝顺女儿其实做不完我所有不在的时间该为父母分担的重活,而且我刚做了一点他们就不放过我,因为他们又来电话,说你来取票,我们还等着.我低着头对父母说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午饭不吃了票子好像有希望,飞奔下楼的时候眼睛里有雾妈妈在喊我们给你留着.
  路上堵车我忽然开心起来,可惜城市不大只不过加倍的时间就到了.我希望看见的牌子完全放反了,上面写着正在营业而反面写着的关闭我怎么也看不见,我也希望上楼梯的时候狠狠跌一交,而我的长腿居然无恙,而他们居然真是等着,收到一片羡慕的眼光票子就到了我的手里,我说我真愿意在这里坐着一辈子不走,他们以为我是个善解人意的人尉藉他们觉得无聊的日复一日,可我说的是真心话因为你的办公室在他们对面隔一条街.我说再见谢谢而心里却相反恨他们.
  还是堵车,我不要看那张票可它还是跟在我的包里了,忽然间心烦意乱因为你的电话来了,我怕你问了我会撒谎,你在听Do you ever think about me?…It"s been 6month 8days 12hours since you went away.I miss you so much and I don"t know what tosay…(你是否曾想起过我?已经是你走后六个月八天零十二个小时了,我是那样的想你,都不知说什么才好...)我说你音乐关小声好不好我听不清你讲话,你在好大声地告诉我这曲子好美你从起床就开始重复听,我轻笑说原来你和我有一样的习惯起床就听音乐而且爱听的曲子就一遍遍重复,心里在骂你这个笨蛋为什么不仔细听听这曲子在唱些什么,然后你就说要上下午班快迟到了,说你想我想得不得了,我就突然平静下来催你快挂掉电话.
  我总是说我讨厌收拾箱子因为太麻烦,其实没人知道我是讨厌刚刚开始穿上身,抑或说刚刚裁剪合适的某种感觉,不得不像衣服一样扒下来装在箱子里面和上,而自己跳进另一种衣服里去适应旅行,还有目的地的另一种气候抑或一种陌生的感觉.虽然完全记不清楚降生时候的细节,可我觉得一次收拾箱子那种莫名的难受好像应该与婴儿离开母亲体一样,所以婴儿们全都大哭.我不是婴儿,所以我能做的只是近乎粗暴地将爸爸妈妈从我的箱子旁赶开,任由心里的另一张脸大发洪水,我懂得只要这种洪水流出来我就还是一只小鸟,躲在父母宽厚的翅膀下面永远别想飞出来.
  重新热过的饭菜上了桌子,爸爸妈妈中午竟是吃了别的而这好些个菜还是留给了我.我感动得十分愤怒因为我还是没法子吃,我是那么的想见到你心里喊劈了嗓子我真是生自己的气,结果你在电话里说有朋友突然请吃饭不如同去.我非常恨我自己就这样背向着爸爸妈妈朝你奔去,我也非常后悔没有带上三九胃泰因为我终于看见了你.我的再次剧痛是因为你的朋友告诉我你居然紧张我来是不来,顾不得吃喝还把手机这样放在桌上盯着,一向聪明的你走出去接我居然等错了街口.我只好接连灌酒好让它们由胃里把眼睛里出来的东西烧干.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