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留图之秋

互联网 0
导读:------------------------------------------------------------------------------------------------------------------------------------------------------
----------------------------------------------------------------------------------------------------------------------------------------------------------------------
作者:wavelee(lee-boo@263.net)
  
  在喧嚣的都市里,很难留意到季节的步履。下雨的夜里酒后初醒,朦胧的看到烛光边凋谢的玫瑰,就以为是秋天到了。OFFICE里的空调,偶然被人设定在了180C,百叶窗里的职员们,隔着PC的屏幕,用夹着电话微微偏向一边的头,诉说起对以往的记忆和去年秋天到来的感受。
  当这个夏日,我把你从栏杆边眺望外滩今天和昨天的身影,用照片凝固在中国最繁华的城市后,当我们牵着手,一起走过被媒体吹捧过无数次的,小桥流水人家的周庄时,到处摩肩接踵操南腔北调的人群,就开始搅坏了希望的宁静,南方潮湿高温的天气,和飞机上我讲起的一个傻瓜的感情故事,害的你就没有了来时的心情。就算我们从淮海路走回锦江饭店,一路上拿骨感但小眼睛的上海女孩们开玩笑,就算那个热情地出租车司机,夸奖我们中文讲的好,把我们当做日本鬼子时,那会心的忍俊不住的笑声也没有令汗湿的身躯忘记那种湿漉漉的闷热。
  不想把第一次见你时的所作所为,虚伪地归罪于体内过度的酒精,或许以前我就曾经如此放纵?要不就是你胸部美丽迷人的曲线唤起了压抑许久的柔情。在众人面前我勇敢的揽紧了身边的你,然后吻了你躲闪的双唇。一切迅速而坚定。原以为你会快速地抽出手,赏给我落下印记的耳光。但我闭着眼睛却意外地尝到的是你的舌尖,颤抖冰冷。
  我现在想起来什么是北方的秋天了,曾经暗暗地把那份记忆随霜露藏在最深地心底,以为自己从此绝口不提,那记忆就变成了永恒的秘密。不料,你却有意无意的撩拨起往昔。望着你清纯的目光,才发现它仍是我的隐痛,挂在最软弱的那部分DNA里。
  后悔开着响挡的老JEEP,颠簸地把你带入陌生的险境。第一知道车在绕过山脊时,还会向右倾斜剧烈抖动。要早了解它的刹车必须紧踩N次才能发生作用,我一辈子也不会让你再坐到这种没有手刹和安全带的车中。内心的恐惧和对不要熄火翻车的祈祷让我及时在山坳处暂停。
  惊魂稍平,便和你一起去爬看来并不陡峭的山顶。肥硕的老鼠连滚带爬地钻进了洞,头上悬浮着一只觅食的鹞鹰,被我们的脚步惊起的蚱蜢,再用力也飞不过扑面而来的宿命的风。极目远眺,山脚下的路蜿蜒而去,山那边尽是变的微小的村庄、马匹和人影。
  没有塞外秋点兵,二十米的箭靶前,几个游客笨拙地拉开了弓,一个年轻的学生夸张地把一个苹果放到头上,却说不出威廉.退尔的姓名。看他们箭箭放空,嘲笑涌上了平静的面容,真想在你,我的美人面前买弄,虽然故事已经俗了,但这毕竟是英雄侠客们许久前经常的梦。
  向来喜欢精确的计划,可冲动时却带你来到京北坝上,这最近的草原。秋天的落日走到了白桦林前面,你静静地坐在落日和白桦林之间,干爽地微风吹散草原深处的一柱孤烟,远近的风景,被金色的斜阳层林尽染,蔚蓝的天色一望无边。马背上我放声高唱,不会因此再腼腆,因为有我的渴望在词里面。幻想自己和你并肩骑在马上,赶着羊群走回绿草深处的家园,那时候,酥油灯已在蒙古包里星星点点……。
  夜色如歌,和风般轻拂过草原上盛开的白菊花朵。月光如泉水般的清澈,沐浴着在原野里相拥而立的你我。视力能及的范围里看不到一个人,时空中只出现了缠绵的星座,突兀地站在一切都那么凉爽静谧的大自然里,真想让世界就此静止蹉跎。远处隐隐传来一声马的嘶鸣,惊醒了走神的我。发现你抬起头用闪亮的眼睛问:“此刻在想什么,到底那里面象不象有过嫦娥?”。我从容地遥望着山巅那还未满的月亮,突发奇想,蹲下身猛然把你背在背上,小跑着回头问你:“现在回不回高老庄?”。一向恬静的你,笑的也如此欢畅。
  牧场的工人们,在山谷渐渐释放出寒意前,点燃了一圈碳火。虽然我们已换上了深秋才用的上的厚实的衣服,站在燃烧着的木碳前,胸前已烤的暖暖的,背后却依然被黑暗浸泡得冰冷。老乡用力煽旺那随风而舞的火星,把剥了皮的羊挂到了烤架上。当时你不忍看到圈里小羊被捆绑,拉着我扭头便走,还说:“人怎么狠的象狼?”。我用手指温柔地触摸了已没有了皮的羊,留意它纤细的肋骨时,却分明感觉到你看我的异样目光。
1 2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184